【罪木→盾子】Last Dance

這篇算是【盾子單人】The ‧ 絕望 的後續發展。

其實很早就在策畫這篇故事...只不過因為一直沒辦法描寫那個感受,所以沒能趕快寫出來(ノД`)・゜・。 雖然感覺現在寫出來之後也離自己想要的那種FU差了一大截

在玩過彈丸2的罪木篇之後突然想要寫一點病態的罪木。(●´艸`)

就是病態、噁心的讓人起雞皮疙瘩,但是又有一種覺得很幸福、很華麗的那種感覺...總之,可能還沒辦法很完整的寫出來吧總覺得是技術問題

如果有機會的話,搞不好哪天自覺的文筆進步的時候,可能又還會再翻出來寫一次。

那麼請多指教!



眼前的昏暗只不過就如舞會開始前的一片黑暗。

她輕輕地彎起了嘴角,然後走進了這不知早已被多少人踏入過的地方。

血腥味在這狹小的空間中飄散,刺鼻但不令她感到討厭。

軟爛物體在這如地毯般地覆蓋各處,難走卻不令她放棄前進。

大量的屍塊與血凅幾乎能想像在她進入之前所發生的悲劇,她卻像是無視周遭景象地不斷向前行走。

雙腳越是往內踏近一步,心中就越是感到一分喜悅。

就快近了、快近了--

她不斷地這麼告訴自己,以那近乎於病態的口吻。

我將看見那個她--

好似那在舞池中尋找心上人的女主角,她就這麼帶著欣喜雀躍的笑容,然後奔跑、踩踏。

然而……最終只是看見了那早已殘破不堪的軀體。

因那被稱作「處刑」後的斷肢、因被「同夥」們撕裂的身體傷痕、因時間而開始腐爛發臭的噁心模樣……一切的一切,都這麼毫無遮掩的擺在她眼前。

「啊啊、我最愛的--」

哽咽,但不是因看見這模樣的對方而崩潰。

「終於找到妳了……」

與一般認知相反。她如好不容易才遇見心上人似地露出瘋狂的愛戀模樣,隨後伸手撫摸那冰冷、毫無彈性的肌膚。

「是罪木喔,罪木來找妳了……啊啊、我最親愛的盾子……」

深情地望著那有著一個窟窿的雙眼地帶。儘管對方還完好的那隻眼已開始被蟲給啃蝕,她卻像是一點也不在意地仔細凝視對方現在的模樣。

「記得之前還一起跳過舞的喔!吶、罪木在那之後都有練習那天妳教的雙人舞步……」

口中不斷唸著那不曾存在於現實的妄想,她摸上那已開始掉落的粉色捲髮,再來是那早開始軟爛的臉頰。

「盾子最喜歡的妝都掉了呢……不過不管妳變成什麼樣子,我都會永遠、永遠愛著……」

如在情人耳邊地甜膩訴說、如看著戀人模樣地癡迷眼神,然後開口、如誓言般地對著那早已成為「物體」的東西宣示著。

即使靈魂早已不復存在、即使肉體早已殘破不堪,也要當作是對方已回了什麼言語、對方已為自己做了些什麼。

如此病態地無可就藥、如此瘋狂地享受這想像幸福的絕望感。

「啊、對了,我們來跳舞吧!」

「盾子一定也想再跳一次舞吧,對嗎?」

像突然想到什麼一樣的說出口。她拖起那一受大幅晃動就會毀壞的腐爛軀體,然後開始翩翩起舞。

碎肉與血沫因不斷旋轉而四處飛濺,裸露出來的血紅色骨酪也因此發出嗞咯作響,但她依然沒有要停下的跡象。

笑著、旋轉著、跳著,彷彿童話中的紅鞋女孩,直到雙手拉著的屍體因而上下分離。

「我會……永遠、永遠的愛著妳……」

將還在自己手中的上半身緊緊抱入懷中,她閉起雙眼,也不顧自己身上因血而染上鮮紅。



「我最愛的……江之島盾子……」

tag : 彈丸論破 超級彈丸論破2 江之島盾子 罪木蜜柑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