狛枝中心《Haze》

這邊故事設定是.....狛枝是苗木的學ㄉ一.....然後事實證明我猜錯了(艸)

狛枝的心理真的超難搞QQ然後同時我也看了很多劇透_(:3/ㄥ)_

會有這種發想其實是因為凛として時雨唱的《haze》,再加上無意間看到《出航》的翻譯歌詞。

突然發現二代角色其實才是心理最難搞的那群人啊!(吶喊)

可能會崩,畢竟第一次寫(艸)他真的好難寫呃呃呃(倒)

不過還是請多指教_(:3/ㄥ)_



就算發生再多的不幸也無所謂。

在過了一定程度的不幸之後,相同程度的幸運必定會同時發生──這就是他一直以來都相信的事實。

就如同走過陰霾後,必會看見陽光的這種道理。

所以──

正因為自己是真心愛著「陽光」的,所以才必須先學習如何與「陰霾」相處。

他是這麼定義「陽光」的。

他是......

如此這麼想的。



「苗木為什麼都不能了解『幸運』的力量呢?」一如往常地以輕鬆的語調說話,事實上卻講著嚴肅的事。他一邊在剛走出的教室門外徘徊,邊自言自語著。

雖同為「超高校級的幸運」,但對方竟沒有好好地理解自己的力量。不如說,對方只是過著和普通人一般地正常生活──在這個「一點也不普通」的學校裡。

他不懂,更該說他無法理解。為何對方握有能力,卻能「控制」那份力量,讓自己過著十分平常的生活。

對他來說,「幸運」是「絕對」的。

無法扭轉、無法變更,就像是身在迷霧之中,只能朝著僅存地光芒前進才能走出這片陰霾。

怎麼可能靠著「樂觀」什麼的,讓自己走出那片使自己茫然之處呢?

想到這,他不禁搖了搖頭,輕易地否決了剛剛的想法。

正因為同為「超高校級的幸運」,所以才想要讓對方更加了解幸運的「偉大之處」。

「真是可惜啊......搞不好過了今天,就再也沒辦法和他談起『幸運』的這件事了呢......」似乎是想起什麼般的,難過地低下頭且如此說道。隨後在抬起頭的剎那,看見一位自己再也熟悉不過的人影出現在自己眼前。

「呀,遇上這種不幸之後,可以換來我和苗木再次對談幸運機會嗎?」對著那站在他面前的人露出微笑,語氣中卻透露出滿滿地埋怨語氣。


正因為自己是真心愛著「陽光」的,所以才必須先學習如何與「陰霾」相處。


「我知道的、我知道的喔!像我這種人能碰上有這麼多『超高校級』才能的你,應該要說是『幸運極致』才對呢!」不等對方開口,他好似自我解嘲地說道。


正因為自己想要伸手觸摸到那個遙不可及的「光亮」,所以才必須先讓自己身處在這片「陰霾」當中。


所以──

如果他學習如何與這如此巨大的「不幸」相處的話,或許能得到同等的「幸運」也說不定呢。

想到這,他不禁笑了出來。

儘管自己不怎麼願意隨她離去,自己的雙腳卻還是聽話地跟上她那先行踏出的步伐。

「讓我看見更多的『幸運』吧!不管我之後會發生什麼事。」隨著自己的步伐越來越快,不知怎麼地也讓他開始感到心情愉悅。

正因為他期待著接下來即將要發生的「幸運」,才促使他能這麼自在地走入這巨大的「不幸」之中。


當握有才能及想要握有才能的同時,就是一種「絕望」的開始嗎?

他希望著、也盼望著──

那和他同為「超高校級的幸運」的那個他,能夠告訴自己──

在未來的某一天──

tag : 超級彈丸論破2 狛枝凪斗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