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推測蛋的偷竊經過並向博士建議加強維護

偶然間因為訓練雪瑞納斯時不小心跌倒,進而捕捉到探探鼠的安德洛,在33號道路上閒晃著,赫然發現路上有個布告欄上貼著:「七華研究所的請求」。

好奇的湊上前去觀看。只見上面寫著許多文字,內容多到連常常看文案的安德洛都嫌有些累贅。隨意的瀏覽一番,然後大概的整理出一個總結──

「總之就是『請大家多多留意附近有沒有人抱著許多神奇寶貝蛋的可疑人士』之類的,根本就沒有用嘛!」沒好氣的說道,然後雙手叉腰的樣子看向站在他身旁的雪納瑞斯。

雪納瑞斯似乎一點也沒有在注意自家主人的行動,反而像是好奇著四周環境般的,東看看、西啄啄,直到安德洛將牠抱起的時候才不得不將自己的視線轉向自家主人的表情,然後歪頭。
「你不需要理解啦,雪納瑞斯。總之就是我們現在得折回去研究室就是了。」輕輕的拍了拍波加曼的頭,然後轉了個方向,朝著「七華研究所」這個目的地走去。

總不能放著博士不管呢,他心想,然後摸摸趴在自己身上的雪納瑞斯。

畢竟自己的第一隻神奇寶貝是博士給的啊…。啊、當然,那個浪部助理什麼的就算了。

想著想著,安德洛突然停了下來,似乎是想到什麼事一般。

「為什麼要慢慢走回去呢,叫藤井來接我就好啦!」




雖然能夠微笑的面對新手訓練師,但畢瑪博士依然不敢馬上告訴新手訓練師,自家研究所的神奇寶貝蛋被全數都走的事情。

雖然每次浪部之後都會想起,然後提醒畢瑪博士下一次一定要說這件委託,但是她總覺得讓新手訓練家來煩惱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自私了。

「雖然是很緊張沒錯,但是讓新手訓練家來煩惱這件事情實在是──。」話還沒說完,她擔憂嘆了一口氣。

她實在是、不忍心啊…。

正在陷入煩惱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的吵雜聲,和浪部緊張的大喊的聲音。

有些急促的走出門外,然後看見才見不多久的訓練師──安德洛就這麼乘著直升機到達實驗室。

只見安德洛開心的對她揮了揮手,但緊接著被浪部狠狠的打了一拳。

「你知道有多少神奇寶貝被你的舉動嚇到嗎,混蛋!」開口便是一陣怒罵。

但安德洛像是不以為意似的,摸摸自己剛剛被打到的頭,然後說了聲「因為走路太麻煩了嘛!」的抱怨,然後用一副竟然沒辦法理解他舉動的神情瞥了一眼在旁邊不斷碎碎念的浪部。

雖然被這種誇張的舉動嚇到,但畢瑪博士卻沒有像浪部一樣,為了這件事而感到生氣。只是好奇的問了安德洛為什麼要大費周章跑回來這個他剛離開不久的地方。

──但是當安德洛做出回應時,她確實是嚇了一跳。

「因為我想,博士應該會因為神奇寶貝但被偷走所以覺得很困擾吧!」紳士的將自己的雙手握住博士的手,然後已十分能理解這種心態的神情看向博士有些驚訝的臉,「想到以前我的寵物不見的時候,我也很擔心呢。更何況──」

「沒有更何況。快給我放開博士的手,你這變態!」十分不悅的打斷安德洛接下來要說的話,浪部手環胸的道。

「──更何況我覺得浪部一定很擔心博士您的身體狀況。」壞笑的像是想揭發什麼事跡般,安德洛鬆開緊握住博士雙手的手如此說道,然後神色自若的走向研究所的門,嘴上還說著「開始準備調查囉!」的話語。

還有些不理解的看著安德洛的舉動。博士回想著安德洛剛才說過的話,陷入沉思。

而雪瑞納斯則是歪頭看向沉思著的博士,明顯得表露出自己的好奇心態。

只見博士左思右想,最後像是得到了什麼謎題的答案一般,用著閃亮亮的眼光看向一旁,臉色明顯變得難看的浪部。

「浪部果然超高人氣呢!不僅女孩子喜歡你,連男孩子也──!」

「蛤──?!」拉長尾音表示無法理解博士的內心思考。

「咳、咳咳!博、博士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你怎麼會這樣想──!」





「所以、你一定覺得畢瑪博士有的時候是個很天然派的人吧。」

趁著博士正在準備向安德洛說明一切事情的經過時,浪部和安德洛兩個人不知為何的跑到小角落講起了悄悄話。

「──不管是謹慎派還是天然派還是什麼鬼。只要是博士就是博士,沒甚麼好解釋的!」

「你果然──,你這傢伙真的──噗哈哈哈哈!」

「嘖,閉嘴!」

當悄悄話正巧到達一個段落時,只見畢瑪博士向他們招招手,並示意他們快點過來。

博士將一些之前訓練家所帶回的蛋用文件的方式全記錄了起來,並且向安德洛說明,那天當她早上一醒來的時候,就發現蛋全部被偷走、但是所有的儀器卻毫無毀損的奇怪事件。

「是嗎?這一定有什麼地方被疏忽了吧。」自言自語著,然後看向好奇觀看著研究所一切事物的波加曼,「雪瑞納斯,你有發現到什麼嗎?」

聽見自家主人的呼喚聲,原本走到巨大儀器前的波加曼停下腳步,然後往主人的方向開始奔跑,途中還差點跌了個根斗。

在三人的注視下,波加曼爬上了辦公桌,然後向是發現到了什麼寶藏似的,神氣的抬起自己的腳,然後用手指向自己的腳丫。

「蛤?」皺起眉頭,浪部表示無法理解。

只見安德洛和博士思考了一陣,然後同時脫口而出:「腳?還是腳印?」

緊接著又看到波加曼像是有點著急似的剁著腳,三人想了一會兒,然後又同時說出。

「──所以是腳印?」

「啊不過,我離開研究所時都有記得鎖門啊。」緊皺著眉頭,浪部一手頂著下巴,故作思考狀,「如果是鎖門的話,至少門也會有被破壞的痕跡──。」

「而且搬東西的聲音應該挺大聲的,我應該能夠及時阻止啊…為什麼…,咦?」話說到一半,發現另外兩人用著欲言又止的神情盯著博士的臉看,博士一瞬間也開始思考自己剛剛到目前的說話是不是有任何不對的地方。

安德洛將視線從博士的身上移到浪部的身上,然後用一副如同贏家般,像是猜對了什麼事情似的看著浪部,還用鼻子哼出聲。

「就說嘛──博士可是天然派的喔!稀有品種必須要好好珍惜啊。」

「嘖。安德洛,你要幫忙就幫,不來幫的話我也不會指望你的。」




「不過說到這個,最擅長搜查的應該算是探探鼠吧。」像是想出什麼似的,將掛在腰間的、一個看似飾品的東西拿下,接著又從那串飾品中取出一個神奇寶貝球,往地上隨手一拋,「靠你囉,妮雅。」

只見蹦出來一隻外型有點像大型松鼠的動物,似乎停不下觀察和搜索的習性。隨後安德洛將事情的經過藉由比手畫腳大概和牠訴說一遍之後,探探鼠便像是偵探似的,到處走動和觀察著在研究室中任何一切事物。

過了一小段時間,當牠想準備踏入浪部的專屬研究事時,卻見到浪部像是想要禁止牠進入房間一般的舉動,但又怕礙於搜查而停止動作。

該不會──!

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的安德洛二話不說,也跟著探探鼠一同進到了浪部的個人專屬研究室。

只見一進到房門,安德洛突然感受到自己的內心受到不小的衝擊。

這、這是浪部的研究室?

如果說是博士的研究室他還有些相信,但是──。

青草般的氣味撲鼻而來,且還貼著大草原樣式壁紙的牆面。當他一進入房間時,還瞥見了房間裡,不管任何地方都掛有神奇寶貝相關的圖片、照片,甚至是小型的公仔。

然後更意外的是,只見研究室中──有一隻大奶罐正躺在房間的角落,睡得香甜。

有點無法相信眼前所看見的一切事物,安德洛舉起手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觀察了一會兒,探探鼠指著桌上的文件,對著安德洛叫了一聲,試圖想引起安德洛的注意。

而好奇的博士也跟著走了進來,接著是看似因為被發現自己的專屬空間而顯得有些絕望的浪部。

拿起擺放在桌上的文件,安德洛翻閱著,然後發現是一些有關神奇寶貝蛋的孵化狀況的研究。

「嗯…主題是…以自然的狀態下將神奇寶貝孵化出來….?」一同湊近文件,並閱讀出聲的博士將研究主題給唸了一遍,接著好奇的望向浪部,似乎是想得到一些解答。

但浪部卻是一陣無語,撇過頭然後舉起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鏡。

「該不會….浪部你想要用大奶罐這種充滿母愛的神奇寶貝來讓蛋加速孵化吧?」安德洛猜測著,然後用一副前輩姿態的模樣看向浪部,「不可能,開玩笑!這種事情當然只能交給孵化機去完成它好嗎?」

像是不容許其他人說出他的缺點一般,浪部不滿的回話:「怎麼不可能!不然野生的神奇寶貝早就死光了好嗎!」

「可是大奶罐一看就知道是從小到大都是接受人為飼養的神奇寶貝啊,哪有可能會做出那種野生天性的舉動?」依然是前輩姿態的說著,然後看著得知答案顯得有些驚訝的浪部,然後自信的指了指自己。

不僅僅是浪部,就連博士也開始好奇安德洛接下來會說出的話。

「──因為、這種事情我早在六歲的時候就做過了!我還曾經抱著蛋睡覺過!」

像是在炫耀著什麼似的說著,但卻引來兩人的發笑。

只見博士像是看見了什麼可愛思想般的孩子,忍住笑意的輕笑;浪部可就不同了,還笑到差點躺到地上翻滾。

得不到另外兩人佩服的安德洛只好尋求一個贊同的視線,但只有露出一臉關愛神情的自家波加曼和探探鼠,就再也沒有看到其他表達自己意見的視線了。

「嘖,總之就是。一定是浪部因為想研究這個主題所以把蛋給拿出來,然後因為大奶罐不會孵育只會在旁邊睡覺所以才會導致蛋被偷走吧?」沒好氣地說出自己的推理,安德洛緊皺著眉頭如此說著。

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浪部只能不斷的對博士道歉,然後默念著「要是我沒有想著要做這種實驗就好了」之類的話語。

但博士卻沒有要責罵浪部的意思,只是微笑著。

「不過,以某方面來講,浪部挺有父愛的呢。」笑著,博士舉起手摸摸浪部的頭,「要是對其他訓練家也能有這種樣子的態度就更棒了。」

被博士摸頭而顯得有些有些不知所措的浪部看向安德洛,似乎想尋求些答案,但不巧的安德洛卻正在思考著其他的事而沒有理會他。

「所以那些蛋…到底被運送到哪裡去了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