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x十神《忌妒與競爭》(R18有)

因為是H所以呢....內收(噓)

其實我一直覺得翔應該是個天生的(嗶──),然後十神可能連約會都會去偷偷翻書吧然後不承認

對我來說這還是算翔十XDDDD

故事主要是接續上次的十腐,然後....

十神,快去吐吧(關愛臉)(!?

裡面翔主動有,十神受有,請多指教



睫毛輕顫,只因為依稀聽見不知是誰的言語。

「啊啊、白夜大人的肌膚……果然是美少年啊!這種應該要形容『吹彈可破』?嘛,怎樣都好啦!反正真正需要被疼愛的……不、是、肌、膚、啊--」

朦朧之中他感受到自己的口遭人吻上,且口腔內全被細微地舔舐著;另外自己的性器不知被什麼給把玩,有時套弄有時揉搓,而這種不溫柔的舉動竟能使他產生些許興奮感。

迷迷糊糊地半睜開雙眼,然後在對方停止親吻自己的唇時開口:「滅族者…翔?」

「啊!親愛的--剛睡醒的嗓音超萌!吶、我說啊白夜大人,你這樣的聲音會讓人有強烈想要強姦你的慾望啊--」像是被打開機關似的淘淘不絕,「還有……陰暗人格啥時跟你做愛的啊?羞死人了一醒來就發現自己光著身子然後旁邊躺著白夜大人……啊不過白夜大人也裸著全身呢--是說人家也想要和你激烈地來一回啊!所以這麼說起來其實你比較喜歡那個陰暗人、格?」

最後兩個字放重語氣,而不斷套弄他慾望的手也在這時加強力道的握緊,使得他因疼痛而叫出聲。

「呀--呻吟聲也好萌!誘惑指數滿--分!」

「妳……給我閉嘴。」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言語。雖然腦袋還是一片混亂,卻佯裝十分清醒似的,「別吵我睡覺……還有不要亂摸--唔嗯!」

話說到一半就突然有種觸電般的感受,而這時翔正露出玩味的表情。

「嗯,剛剛那地方不會是刺激點?真的假的!看來這情況應該是屬於猛烈攻跟傲嬌受的場合?超萌--親愛的就算是個傲嬌受也是我最愛的白夜大人喔!」持續地搓揉使得昂首開始滲出些透明液體,翔望著十神如此說道。隨後便乾脆地起身,將舌貼上並開始舔舐起對方那慾望。

像是極度有技巧性地舔吻且套弄,然後張口將那直挺著的性器緩緩咽入,待自身適應後,便開始搭配著舌的舔弄進行吞吐。

這時手也沒閒著。如同逗弄一般地把玩著位於根部的小球,有時是輕柔的撫摸、有時又是搓揉,這軟硬兼施的做法使得十神身處在快感之中且無法自拔。

「唔……哈啊……翔……住手……嗯……」雙眼已無法明確地對焦,腦袋也再次變得混亂。十神口中雖講著排斥的話語,語調卻像是極為沉迷在其中似的。為了讓自己的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他一手幾乎遮蓋住自己的臉部,另一手則抓緊一旁的床單,但並沒有達到他預想中的效果。

就算咬緊牙也還是會不自覺得發出感到舒服的狀聲詞--如同正在食用本應不該吃下的毒品--漸漸高漲地興奮感與越來越貪求的慾望佔據他的全身、操控著他的神經,原本應該是用來傳達崇高理念的腦子也開始產生些低俗的思想。

「翔……我快……唔……給我停下!」連說話的聲音都開始帶有情色感,可他已經顧不了那麼多。對方的持續調戲使他腦子漸漸轉為空白,待他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嘴裡盡是充滿苦腥且黏稠的噁心味道。

「覺得不錯嗎,親愛的?」舔掉十神嘴邊流下的液體,翔露出感到有趣表情地又湊上並再次接吻,然後將自己的舌探入對方的口中,好似正表達強烈占有意味:「我可是樂於分享的殺人鬼呦!吶、雖然是白夜大人自己的東西,不過--」

「那東西要吞妳自己吞。」腥味擴散在整個嘴裡使他感到極度反胃,但更令他在意的是翔接下來的舉動。

以跨坐姿勢的凌駕於他之上,然後將自己的上半身向前傾--純粹地以自己的下半身去摩擦上他的,使得他的慾望又漸漸高增。

「嗯……白夜大人身體調教完成的時間還真快呢--」翔將她的嘴湊近十神的耳旁,如同嘲笑一般繼續說著,「吶吶、該不會是那個吧……其實白夜大人表面上看起來是禁慾類的,但是只要一碰到致命點就會--」

「才不是!唔呃……」打斷翔的話且否認,但他的身體卻沒有照著他的話因此冷感。再次直挺的昂首不自覺地碰觸到對方的私密處,且對方還持續著動作--如同挑逗的輕緩摩擦--因不得其入使他下意識地咬牙,自己卻沒發現到這細微的舉動。

「吶、想做嗎,親、愛、的白夜大人?」輕聲細語地詢問,卻一點也不改那諷刺式的口吻:「想要對吧?看親愛的忍耐到都咬牙了呢!雖然放置play也很不錯,但是看白夜大人知道自己沉迷在做愛之後那種遭到侮辱的臉,感覺……更有趣啊!」

「什麼?唔……滾……呃啊!」

話還未說完就感受到自己的慾望因對方的動作而漸漸沒入那密穴之中。十神原想多說些什麼話,卻已無法再將注意力從自己下身離去。

對方那稱得上是些許性感的呻吟和喘息的聲音在自己耳邊從未停止過。感受到自己一邊的耳遭她輕咬,然後是對方的唇漸漸往下、吸吮上他頸子動作。氣氛使然讓他下意識地伸出雙手環抱上她,並沿著對方的肩胛骨向下撫摸。緩慢地以手指輕滑過她背部中央的那道稍稍下凹的背部曲線,如同正在告訴對方自己對那軀體感到著迷似的。

「啊啊、白夜大人情色的樣子還真想偷拍下來……唔嗯……」好似十分享受性愛般地半瞇著眼呢喃著。翔在又一次吻上十神的唇後,接著便做出打算起身的動作,但對方竟因此擺出不悅的神情。

些微地皺起眉頭,隨後使自己其中一隻手扣上對方的腰部,另一隻則撫上她的後腦,欲求不滿似的主動親吻對方。

不斷的接吻使翔有些報復性地停止下身的一切動作,待十神終於耐不住想說些什麼時,她才得到久違的開口發言時間。

「哎呀,能把剛剛那些當成是白夜大人在撒嬌嗎--」壞笑,但之後又露出對此感到癡迷的表情,「這撒嬌的樣子萌呀--不過人家我可不會因為你這樣就去配合你喔!」

「動就對了,剩下隨妳。」沉默許久後才好不容易拋棄羞恥心去說出這種話。現在腦子裡只有滿滿想解放的慾望,且先前當翔停止動作時,那想法竟變得更加強烈。

注視著翔又恢復到先前跨坐著的模樣,但這次她卻將雙手放在他的下腹上。

隨著雙手施力,翔將她的身體向上提起。除了那姿勢極為誘人之外,隱約之中也能看見交接地帶之處,這畫面使他看見時不禁倒吸一口氣。

「白夜大人臉紅了?沒想到您意外的純情哪……唔嗯……」在說話的同時又漸漸往下,使那慾望又沒入了密穴深處。因興奮而產生的透明液題如被擠出般地流下,使其增添更多情色感。

翔持續上下的動作讓十神就算沒做什麼也感到心情變得亢奮。對方呻吟且扭動腰部的模樣帶給他直接地強烈感受,隨後翔又像是引導似地將他的雙手拉起,並讓他的手觸碰到自己的下腹、腰--緩慢向上地直到撫上自己的酥胸。

「嘖……妳是變態嗎?」雙手觸碰到的柔軟使自己臉頰發燙。十神說著並將頭向其中一邊撇去,但雙手的那觸感卻沒因自己的撇頭舉動而消逝。

「但是親愛的剛剛……看人家好像看的很認真耶……到底誰才是變態呢?」開玩笑的道,然後在對方發怒之前將他的雙手放至自己的腰上。

「要不要隨你囉,人家只是覺得白夜大人好像感覺很無聊的樣子。」模仿先前十神對自己說話的語氣,翔對著他露出一抹微笑,「這種姿勢感覺如何?白夜大人應該不知道這個吧……畢竟比起人家的積極主動,那陰暗人格根本就不會做這種事哪--」

硬是要與另一個自己做比較,翔邊說又邊開始繼續動作。隨著雙方的情慾越來越高漲,最後先前早就高潮過一次的身體,竟又在對方如此逗弄下迎向高潮。

「唔……」

雙方都沉浸在高潮過後的餘韻中。翔俯身,然後將自己的上半身緊貼上十神的,並伸手撫弄他的髮絲。

「讓『她』先享受到這種事情真是太糟糕了……啊啊、好想殺了她,這樣我就可以永遠的、永遠的擁有白夜大人……」
嘟囔著如此抱怨,然後看見十神些微地皺起眉頭。

「哎呀,難不成您真的比較喜--唔!」

煩躁模樣地以唇封上對方接下來想說的話,待雙唇離開時,依然不改自己往常習慣地開口--

「喜歡上『你們』這種事──」





「光想到就要吐了!」

tag : 彈丸論破 十神白夜 滅族者翔 翔十 R18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