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神x腐川 《妄想與現實》(R18有)

我肯定是因為缺糧所以才會這樣(´□`。)

有H、H有←

妄想主義者跟現實主義者就是這CP的最大差別啊啊啊啊!

故事是在描寫未來機關的十神&腐川,所以十神的個性已經沒那麼壞了(雖然還是很惡質#),請多指教




「唔嗯......白夜大人......哈......哈啊......」

帶有情色的嗓音與低聲呢喃。少女身上的水手服式襯衫凌亂且半敞開著,自己的手輕滑過自己的鎖骨、然後是胸口、最後是拆解更加後頭的釦子。

--會發生這類的事,不過全是因為她的妄想罷了。

雖然理性告訴著自己不應該做出這種低俗情色之事,但感性卻在不斷誘惑著--想被佔有、想被侵犯、想被支配--而這些全都只能給予那個他,十神白夜

「唔......」

因情緒亢奮而顯得精神有些渙散,她沉浸在自身所給予自己的快感之中。眼神瀰濛地望著天花板,然後使自己的手不斷在自己的下腹游移,好似在更加挑釁自己想要性愛的慾望。

不過,這些鋪陳在她聽見某個人的開口後,全都付諸於流水。

「別用那種噁心的聲音唸我的名字。妳是變態嗎?」

「白、白白白夜大人!」

瞬間從妄想中回到現實。

頓時才驚覺到自己正在做傷風敗俗的事。少女臉紅地想要將襯衫的釦子扣回,對方卻像是抓到她把柄似的,上前一把抓住她其中一邊的手腕,然後惡質的笑。

「這次為了什麼,又是靈感?所以妳『超高校級的文學少女』的頭銜是因為情色文學嗎?」

「不、不是的--我......」

支支吾吾地想要說些什麼,對方卻早已從散落在地板上的那些手稿得到解答。

看著對方正在瀏覽那些文章的模樣,平時應該是能令她癡迷呆望的,但在這時她滿腦子只想搶回對方手中的稿子。

「還、還給我......」

可惜對方並沒有聽她所說的話,反而將手中的紙稿給揉成紙團,棄置。

「--所以妳喜歡被那樣嗎?就像妳在紙上寫的那些?」

好似諷刺ㄧ般。他模仿稿中所描述的、先是放開抓住她手腕的手,接著使自己的身軀凌駕於她之上。

俯身,他故意以鼻尖輕擦過她的臉頰與脖頸處。光是這動作,就讓少女的神情再次變得渙散。

「白夜大人......」如夢囈似的喃喃自語,她不自覺地伸手撫上他的髮,隨後在對方的唇輕碰上她耳朵時低吟。

「真是愚蠢至極。別以為我會像妳妄想的那樣對妳,這可是現實世界。」

他靠上她的耳然後如此低喃道,儘管對方早已聽不進他所說的任何話語。



原先只是惡意地以為對方會因此而受到驚嚇,但在真做出這些舉動後,才發現根本完全不是他所想的那回事。

且更讓自己感到丟臉的是--他竟在對方主動吻上自己時才發覺到有些不太對勁。

「雖、雖然我是第一次......但是如果白夜大人想的話--」對方難為情地說出口,「我......我會想辦法讓您覺、覺得舒服......」

糟糕......真是糟糕透了,他想著。

看著對方紅著臉打算脫去自己的衣服時,他卻沒有想制止她的念頭,反而的、會更加地想要做出侵犯她的舉動。

這時他才真的親自體會到「氣氛會感染人」的這件事。

「哼,我只不過是在憐憫妳可悲的妄想而已。」冷哼,他以十分惡劣的口氣來遮蓋住自己內心中的情緒,「想要的話就自己來,我大發慈悲的時間可是有限的。」

--比起自己主動去對這女人做些什麼,不如讓她因為不知道怎麼主動而打消念頭還比較有趣。

一向都擺著高姿態。十神原本故意地作勢想離開,卻在正打算起身時,腐川像是下定決心似地伸手摸上他的胸口。

「請、請讓我幫您......」害羞的別過頭,但講的卻是極於煽情的事,「用、用嘴......唔。」

挑眉。他起身,恢復成先前坐在床沿時的姿勢,隨後暗示性的指指地板:「我說過了,想要自己來,別讓我說第三次。」

之後一切就像是不甘己事的,看著對方就這樣跪在自己面前,雙手顫抖地拆解自己褲頭上的皮帶。

其實自己內心也是極度焦躁不安的。當他感受到自己的性器遭人掏出且握在那比起室溫更加冷些的小手上時,內心的理性不斷喝斥自己為何竟會默許對方對他做出這種事。

他可是先前掌握過世界大權的家族接班人,十神白夜

這種事他可沒有時間去做,更何況是這麼低下、如同畜生才會想要做的事情--他可是十神白夜

但...就是她的那些模樣太過於誘人。

是的,他會默許這種事發生,都是腐川冬子的錯!

一切不過就是她的錯。

「唔!」感受到被小手輕且生澀地套弄,接著是以濕潤的舌頭去舔舐,刺激著他的神經,使他漸漸將注意力的重心抽離自己的理性旁。

因快感漸漸地佔據自己的全身而開始輕微喘息,在對方真正張口含入自己下身的那炙熱時,他竟有些飄飄然的感覺。

不自覺地輕撫上對方的頭,然後在自己更加有感覺的時候,要對方就這麼停止這看似乏味卻十分調情的舉動。

「坐上來。」近乎是命令地道,在對方露出不解神情的望向他時。接著待對方就這麼坐上他的大腿,他微笑著湊上去親吻她的唇,並以單手環上她的腰,另一隻手則探入她的底褲。

像是不想要聽見對方因初次被侵犯而發出的呻吟似的,他一邊不停地與之接吻,一邊先是隨意地在她的私處反覆輕滑過後,將其中一隻手指搗入那密穴之中。

「啊哈--!唔嗯......白夜......唔......大人......嗚......」粗魯且幾乎稱得上是「粗暴」方式的被不斷遭對方以手指抽插下體。腐川原因感到疼痛想喊叫出聲,卻被對方不停地接吻舉動給遮蓋成只剩下斷斷續續的狀聲詞。

最後乾脆地只沉浸在對方不斷親吻自己的舉動中。她將雙手圈上十神的頸部,然後盡可能地去忍耐另一個出乎她妄想之外的事--儘管因疼痛而眼眶含著淚水。

就這樣被粗魯對待幾分鐘後,對腐川來說絕對是以「酷刑」來代稱的動作才真正停下。

「喜歡嗎,嗯?」明明看見了哭臉卻依然惡質地開口詢問:「我說過了,妄想和現實是不一樣的。

邊說邊將那沾有透明愛液的手指緩緩抽出,接著觀察起對方的舉動。

只見對方舉起其中一隻手抹去自己臉上的淚。原以為她會說起後悔的話,但她實際上卻是將彼此的距離又更拉近了些。

「如果是白夜大人喜歡的話......我、我 ......這些『現實』再怎麼痛苦都無所謂的哦...」怯怯地開口出聲,然後引來對方的嘆息聲響。

在經過短暫幾秒的沉默,十神面露些許無奈表情的再次湊上去親吻那對方的唇瓣,隨後使雙手抱上她的腰部並向前推了些,讓兩人的肌膚近乎貼在一起。

「會非常痛嗎?」輕柔地開口出了聲,而這是他僅能代替道歉詞句的言語。他將自己的頭靠上對方的肩膀,然後閉上眼去以自己的唇輕蹭過她的頸部,「以後別拿現實上的題材去寫,答應我。」

原先極為惡劣的性格與這時稍嫌過於溫柔的樣子呈現了前後反差,反而讓腐川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只能露出有些不理解的表情。

見對方遲遲沒有反應,他又稍稍嘆了口氣:「答應我...好嗎,冬子?」

「冬、冬......冬子?」第一次聽見對方直呼她的名。腐川如同大夢初醒一般地驚叫,原還想說些什麼卻因對方湊上去接吻而出不了聲。

這一切溫柔都來得太過突然--當她還沉醉在對方這般溫柔舉動中時,對方早就將她給抱回床上,接著將他自己身上的西裝外套與領帶撤下。

「不介意我做完吧?」這句話就像是多餘。十神邊說著邊伸手將對方的底褲脫去,接著以手指再次摩擦上那私密處,「會痛的話我會慢一點的。」

因先前粗魯對待使得身體自行分泌出了更多蜜液來補足先前造成的不適感。當他伸手觸摸到時,卻認為那是對方因過於興奮而造成的後果。

懶得再多說些什麼。為了讓對方去適應之後將發生的事情,十神一邊將手指再次探入那處,一邊觀察對方的表情去調整進入的深淺和步調。

「別......發出那些聲音啊......」或許是觀察得太過入微,對方的表情與細小的呻吟對他來說都如同於興奮劑。他有些按捺不住的言語,隨後在講手指增加到第三根時,開始略顯出急躁的表情。

幾乎是隨意讓對方適應後就抽出,然後將那些液體塗抹上自己那稍稍昂首的慾望上。接著在指示對方將雙手勾上他的頸部後,使慾望緩慢地進入那密道之中。

單手環抱上她的腰部以求更順利地挺入其中,因為是初次進入的關係,他感到自己的炙熱被緊密地包圍著,不留一絲空隙。

「白夜......大人......」對方因為緊張而將雙手抓上他的背,然後因為他想要繼續挺進更深而發出輕微呻吟。

早已顧不得對方是否會感到疼痛。第一次這麼做的他只感受到自己的滿臉通紅與下身急需解放的慾望。十神如同遵照自身本能似的,原本移動不大的抽插舉動漸漸變為有些快速卻抱有極為規律的挺動,然後雙手環抱上對方的身軀以利自己更順暢地動作。

連自己都因為這些舉動產生喘息,對方後因舒服而發出的呻吟與輕呼他名字的這些竟令他有更為興奮的感受。隨著自己挺動的速度越漸越快--當他最後一次挺入最深處時,他只感到腦袋一片空白,接著是近乎低吼和大聲喘息的聲音。


眼神瀰濛且沉浸在解放的快感之中,他湊上去給予對方一個深吻,然後像是力氣用盡似地將他幾乎全身的重量壓到對方身上。

「這些......要是敢當題材的話......」稍嫌慵懶且含有輕微喘息的靠近她耳邊輕語,「妳就完蛋了。」

最後幾乎是失去意識,連自己之後又做了些什麼也完全不記得。至於在他「真正的」醒來之後--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唯一他深刻記得的是:為了別讓腐川冬子那傢伙對上次他所做的那些再產生什麼遐想,他在她與苗木的妹妹一同執行任務的時候命令自己的下屬將事發之地幾乎更換物品且不留痕跡。

而對方像是豪不知情般地也沒過問他什麼。兩人就這樣像是沒發生過先前那些事的各自處理工作上的事務,直到--

直到某天他「順手」買了腐川冬子最新出版的書籍之後。

「咦?原來十神君也有買這本書啊!」突然瞥見封面的苗木原想伸手拿起書本,卻因為十神的眼神而停下動作,「呃......對不起,其實是腐川君硬塞給你......的?」

「哼,我也是被吵到受不了才收下的。」手環胸地瞄了未開封的書冊一眼,然後又將視線轉回苗木身上,「怎麼,你已經看過了?」

「哦,腐川君這次的故事很有趣呢。」露出意義不明的笑容,站在苗木一旁的霧切做出回憶書中劇情的動作,「故事主要在敘述女主角和企業才子的故事。最後女主角因為精神錯亂住院的時候,男主角還拋、下、一、切、呢──」

邊以如同在觀察十神反應的表情邊說著。在還未說完全部的話時,十神早已從原本坐的椅子上起身,且將桌上的東西隨意收拾後,一語不發的往某處前進。

「咦咦、十神君到底是怎麼了──」納悶,苗木看著十神漸行漸遠的身影,轉頭向霧切尋求解答,但後者只是露出像是看透一切的笑容。

「該怎麼說呢......只能期待十神君要怎麼收拾這殘局了吧。」輕笑,霧切同樣望向十神離去的方向,但神情中多了些憐憫心態,「畢竟......這都已經是『被出版的現實』了啊。」

tag : 彈丸論破 十神白夜 腐川冬子 十腐 R18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