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溫泉系列

一如往常的,兩人在進行報導完之後都不忘休息一下補充體力。

因為這次報導的是人氣溫泉旅館的關係,旅館的主人好心的讓他們得以免費泡溫泉,順便舒緩工作壓力。

「這邊只有男女合湯欸,小瑞。難怪這個旅館雖然廣受歡迎,但是沒什麼人會在這邊泡溫泉。」

將自己的工作服換成和服,兩人在前往溫泉的途中聊著天。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卡樂芙對自家雙胞胎弟弟如此說道。


真要說的話,這旅館的房間設計和窗外景色絕對是無法媲美其他溫泉旅社的。

房間除了使用大量的檜木建造,還擺放了塌塌米。房間設計再搭配上其他的擺設,就好比優雅的古日式風格。且旅館的一切事物包括像是服務人員、或者是附設的餐館…等,也參照以前的日本方式,甚至能看見服務人員要進來房間時,是跪坐著拉門的。

而窗外景色,一年四季都可以看見不同的風貌。好比現在的冬季,雖然無法看見茂密的綠樹,但是因為下雪的關係,打開窗戶便可以感受到自己處於奇幻的雪白世界,那景色是十分令人印象深刻的。

「男女合湯是這個旅館的特色啊!所以我們才會來這邊報導。不是嗎,姐姐?」笑著如此回答,瑞伯特不忘提醒自家姊姊他們來到這裡的原因。

這裡的溫泉水質也是出奇的好,且同樣也是日式風格的景色。但或許就是因為太遵從日式風格、也因為這旅館十分古老的關係,旅館主人堅持這裡的溫泉只能是男女合湯。使得大家雖然都會住宿於此,但是鮮少人會在這裡順便泡溫泉。

而且,除了不分性別的泡在同一個溫泉裡之外…還規定是裸湯呢…難怪很多人都無法接受。

兩人心想道,接著同時嘆了一口氣。

「啊、不過,對我們來講是沒有差別的呢!」笑著,卡樂芙推開前往溫泉處的拉門,「畢竟我們從小到大都有一起洗澡的經驗嘛!」

雖然不禁有想吐槽自家姊姊有時也尊重一下男女差別,但是後來又想想,其實對他們來說似乎真的不需要太介意這種事情。

淺笑著回答了一句「說的也是」,便跟著卡樂芙踏進換下和服之處,且一同走進了在泡溫泉之前,都得先沐浴的地方。

因為全身赤裸的關係,剛剛還感受到有些冰冷,但是後來在踏入沐浴間時,溫泉的熱氣正巧對著自己襲來,瞬間感到暖和了些。

才想拉開小椅子坐下並自己動手沐浴時,卻發現自家姊姊早已手拿蓮蓬頭,一臉躍躍欲試的模樣。

「小瑞,來幫你洗頭!」

語剛落,在瑞伯特還沒來的及反應時,蓮蓬頭所噴出的水早已往他那裏淹去。在鼻腔感受到一陣嗆痛之際,還聽到自家姊姊開心地哼著歌,接著是感覺到自己的頭髮遭人搓洗。

雖然很想掙脫,但是又沒辦法。只能無奈的坐著讓卡樂芙幫忙洗他的頭。

「姊姊,我都21歲了…。」嘟囔著,瑞伯特因為這事情顯得有些心不甘情不願。

但是卡樂芙卻只是說著「就當作是回憶小時候嘛!」的理由,又自顧自地幫他洗頭。

唉、回憶小時候呢!

瑞伯特突然想起,兩人在小時候,也曾經互相幫對方洗頭、且在泡澡時玩打水仗,最後遭到挨罵的那個片段。

那時光不禁令人莞爾。

但是下一秒,他就從回憶中清醒了過來。

「呀啊──!姊姊妳搓的太用了啊啊啊──!」

看來,「回憶總是感到美好」這句話,果然是真的呢。

摸了摸自己被扯痛的頭髮,瑞伯特心想。

過了一小段時間,兩人終於沐浴完後,便踏入溫泉水之中。

相較於盥洗處,溫泉是石砌的露天溫泉。泡在池子裡,且感受著熱氣緩緩上升溫熱自己沒辦法泡進池水中的臉部,兩人都像是得到了舒緩一般,享受似的大大嘆了一口氣。
「真的很不錯呢,泡溫泉。」

不知誰率先出了聲,令瑞伯特又回想起了這溫泉的傳說。

因為鮮少人在這裡泡溫泉的關係,所以不禁開始傳出:「如果和自己喜歡的人或者神奇寶貝一銅泡溫泉的話,一定會增加親密度。」這件事。

玩笑似的和姐姐提起這個傳說,但卻看到對方露出一副擔心的神色。

「那這樣,我們感情好到分不開的話要怎麼辦?」卡樂芙說著,似乎對於這個傳說深信不已。

而聽見卡樂芙如此擔心的說著,自己不禁覺得有些好笑。

「我們從小感情不是就很不錯嗎?」對自家姊姊反問道,瑞伯特露出一如往常微笑的模樣。

不需要溫泉傳說的加持,他們兩個從小到現在就已經夠要好了。

要是真的哪天感情變差,他們才需要擔心呢!

而聽見自家弟弟說出的那句話,卡樂芙似懂非懂似的點了點頭,且邊說著「這麼說好像也對」的言語。

兩人又在此開始聊起了天。不管是工作上的、亦或是回憶、私下休閒時光的事…。總之,在這段享受體力回復的時間裡,兩人不斷的說著話,似乎是將平常沒時間說的話都在這次全部說出。

而當兩人發現時間已過了許久,正要起身離開時,卡樂芙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的,轉頭看向瑞伯特。

「對了,先說好!以後誰如果有交往的對象的話,一定要給對方看過喔!」認真的口氣如此說道,感覺似乎不像是在開玩笑。

而聽到這話的瑞伯特只是微微一笑,並點了點頭表示接受。

「那麼就一言為定囉!」




而在他們前腳剛離開這間旅店時,正巧看見了一個綠色短髮、且戴著眼鏡的人正打算入住於此。

對對方禮貌性的笑了一下。因為泡完溫泉身子有些疲憊的關係,雙方並沒有寒暄,只是互相禮貌性的招呼後,便各自朝反方向離去。

「嘖,今天就在這裡休息好了。」

看著那旅社的大門,綠髮男性如此說道。






其實他並沒有刻意想休假的意思,只不過是因為一時之間的賭氣罷了。

將自身的研究袍和所穿的衣服褪下,且換上較寬鬆的浴衣時,他依然還是在想著今早發生的事情。

雖然覺得自己因為蛇紋熊的數量問題和畢瑪博士發生爭執後就自己跑掉這件事情非常幼稚,但他也不想因為這件事情特地跑回去道歉。

腦中繼續擔心著對方有沒有好好吃飯等等之類的問題,最終像是狠下心一般的緊皺眉頭,接著像個孩子般的大喊了句:「可惡別管了!」後,心中才稍微的平息下來。

「…去泡溫泉吧。」過了許久之後才自言自語的道,然後動身前往旅店的溫泉區。




在稍稍的盥洗一下後,便踏入溫泉水中。

雖然在這裡因為只有他一人的關係,戴著眼鏡與不戴眼鏡似乎都沒什麼差別,但他卻習慣性的依然沒有拿下。只是看似放鬆樣子的以雙臂半撐靠在溫泉池的石子上,且稍稍仰頭,正巧可以看見上方夜晚的天空。

畢竟這個地方沒什麼光害的問題,滿天閃爍著的星塵多到有些令人驚訝。

唔…很久沒有一個人了啊…。

像是想起了什麼往事般,他有些呆愣的看著星空,持續的凝望著。

「在這種地方看星空果然很棒呢!」

不知是誰用某個熟悉的嗓音講出了這段話。他隨意的應了聲之後,才發現有些許的不對勁。

驚訝的神情往出聲的那方看去,剛好跟一位十分眼熟的深藍髮女性對上視線。浪部顯得有些不知所措的將全身泡進溫泉中,並稍稍往旁邊移了幾步:「博、博士,妳…妳、唔,妳怎麼在這裡?」

面對浪部的問題,對方卻笑而不答。只是抬頭看著星空,並讚嘆著「真漂亮啊!」,接著隨手拿起看似是日式酒杯和酒瓶的東西,替自己斟了酒。

將酒瓶輕輕的放回一旁漂浮著的小木盆,然後輕啜了一口。同時瞥見浪部有些想先行離去的表情。

告訴對方這個旅社最著名的就是男女裸湯。看著對方顯得更加驚訝的樣子,她只是微笑,繼續輕啜著酒。

原想先自行離開,但卻又不想讓對方看到自己裸身的樣子。他猶豫了一會兒,最後還是決定泡在溫泉之中。

兩人就這樣沉靜了許久,畢瑪博士才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再次將自己的視線對向浪部。

「是說,早上的事情真的有些對不起呢。」說著,且露出些許歉意的笑,「蛇紋熊毛茸茸的,所以就不知不覺的想多增加些……。」

雖然自己也知道對方不一定會諒解她,但她還是想和對方講明關於早上的爭執。

畢竟當自己看見浪部氣沖沖地離去時,說實話,她的確感到有些擔心啊!

害怕對方就這麼一去不回了,研究所裡又如以前一樣,只剩自己一個人。

唔,最重要的是──她已經習慣有浪部這個人的存在了吧?

聽著對方有些小聲的坦承自己今早的行為,畢瑪博士輕笑,接著將手持著的酒杯放進木盆當中。

「哎呀,果然是因為泡的有些久了,有點暈的感覺呢!」

不知道是因為酒喝多了還是真的泡溫泉泡的有些久,她只覺得頭輕微的暈眩,並想先起身休息一下,絲毫不理會浪部在一旁顯露驚慌失措的表情。

「等等、博士──!」

因為水溫有些高而產生霧氣,並緩緩附著上了他的眼鏡,像是要替他遮蓋住什麼似的。

只見眼前的女性起身,表情似乎是有些忍受不了高水溫而想坐到一旁休息似的模樣。

雖然腦袋一直命令著自己的雙眼不要往對方的頭部以下看去,但是卻依然阻擋不了誘惑,拚了命的想往下看。

他只感受到腦袋一片混亂。此刻好比他內心的天使和惡魔在展開世紀大戰。

大概估略的──唔!

若隱若現的美好體態就這樣深深的打入他的腦袋。雖然因為霧氣的關係而沒辦法完全看透,但是光是胸型以及腰部曲線、加上那因為剛離開溫泉水的關係而全身溼透的模樣,竟也替她增添了不少成熟女性的性感韻味。

白皙的肌膚因為剛泡過溫泉不久而顯得有些透紅,臉也因為先前小酌了燒酒顯得些許微醺模樣....如果是ㄧ般人的話,早已欲罷不能了吧?

但他只是感受到自己的心跳瞬間漏了好幾拍。

「雖然泡溫泉很不錯,但是泡太久了真的會有點受不了呢。」

因為全身放鬆的關係使得講話的語調變得有些慵懶。女性像是毫不害羞似的,只是拿下原本放在頭上的小毛巾,並且用它輕輕地擦拭自己因為熱氣而附著上水珠的臉部。

「吶,下次再一起泡溫泉──。」

語未落,她原想將視線與對方交會,但卻意外地看見對方呈現躺死狀態。

「哎呀哎呀,浪部,可不能邊泡溫泉邊睡覺喔。」

雖然明知對方是因為什麼原因而倒下的,但自己卻依然惡趣味的對著早已昏迷的對方如此說道。




「茲利兒最近的電流真的很不平穩呢…得需要好好充電一下!」

將印有電擊獸圖案的大毛巾披掛在自己的其中一邊的肩膀上,茲利兒大步大步的走著。雖然嘴上一直說自己的精神狀況不好,但不論是從說話的口氣、亦或是從一舉一動來看,都像是一如往常的充滿朝氣的模樣。

獨自一人朝著溫泉區前進,卻在途中碰上了畢瑪博士和浪部助理。

「…嘖。」看見眼前的人好奇的觀望著他們,浪部就覺得有些不太舒服。

露出有些想碎碎念的表情,但是在當他打算開口之時,在一旁的畢瑪博士卻比他搶先了一步。

「啊,是雷鼓市的茲利兒館主呢!訓練家們都有在說妳的事情喔。」

雖然是一副看似微醺的模樣,畢瑪博士卻如平常般的和對方打聲招呼。

有朝氣的向對方回覆了聲「晚上好!」的話語之後,又像是在找出什麼似的,繼續凝視著他們。直到好一會兒,才露出像是發現了什麼稀有事件表情。

「畢瑪博士和浪部助理的電流…有點奇怪喔!」

「嗯?」、「嗄?」

當被點名的兩人露出疑惑神情時,茲利兒卻只是笑笑的和他們講了一聲:「要好好努力加強電流喔!」這類的話語,接著又繼續大步向前行去。

而兩人正在想辦法搞懂茲利兒剛剛所說的話時,又看到眼前有個人像是在跟循著什麼般,朝他們前來。

「啊,是霜碎市的芳江館主呢!」

原想和芳江打聲招呼,但是芳江卻像是在找尋著什麼似的,不時左顧右盼。

微笑的上前詢問對方,而對方竟是露出不知所以的興奮模樣。

「溫泉熱呼呼的…相信我一定找的到!」自信的對著博士說著,接著下一秒朝著溫泉的反方向前去。

有些無奈的告知上芳江正確的方向,然後是聽見對方說了一句「糟糕,被寒冷的氣流影響了呢…。」,才往正確的方向前進。

哎呀,不知道待會這兩位館主會發生什麼事呢?

想著,畢瑪博士露出有些期待的面容。但浪部只是眉頭緊皺,一副只想盡快回房的模樣。

「吶、浪部?」

輕喚著,不意外的看見對方將視線對上自己。

「在回去休息前,先陪我再喝點清酒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