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lin x Harry?】Unconscious

對Harry來說,夜間無非是他最喜愛的時間——至少對目前的他來說。

身為一個鱗翅目學者,可在晨間,他只能翻閱他早已看過不下百遍的昆蟲百科,和每日接受許多自稱是「認識他的人」對他的各種質問。

要不是他總在那純白的氣墊牆上,畫下那些美麗的蝴蝶分析圖像⋯⋯不用那群人自行下定論,他想他遲早會成為一個「真正的」精神病患。

夜晚漫長,但他相對過得愜意。他極度滿意地看著他繪製的新圖像,然後收起擺在床上的那些畫筆,準備迎接睡眠。

他等不及回到夢中,尋找那個淺意識不斷指引他的方向——抓住他在前幾天夢中,所發現的新蝴蝶品種。

可當他躺上床,準備入睡時⋯⋯門卻擅自被開啟,還帶入了一陣濃濃酒味。

這使他不禁再次睜開雙眼,凝視著自己黑暗的房間。

剛剛似乎才被打開的門,現在卻是緊緊關閉著的。房間擺設似乎也沒有任何異狀⋯⋯即便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本該只有他一人在的房間裡,混進了另一個人。

「不⋯⋯Harry Hart,你一定是想太多了。」他自言自語道,且試圖忽視那來自淺意識的警告。他就這麼再次躺下,並沈沈睡去。

可在今日的夢中,不知道為什麼的⋯⋯他卻夢見一隻約克夏拼命舔吻著他的嘴,甚至那濕熱觸感極為真實,讓他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他幾乎是受到極度驚嚇而醒的。隨著自己下意識地說出「皮克先生,別鬧了!」的言語時,又突然對自己說出的話語感到懷疑。

然後,這次他確切地,看到了一位戴著眼鏡的英國男人,渾身散發酒氣,還一臉感動的看著他。


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在這個空間裡的喊叫聲,軟弱地像個娘兒們。


「Harry ,你恢復正常了?」

在他跌下床的那刻,那有著完美頭型的英國男子喜出望外地向他如此說著。從他的口音中,還聽見不似平常刻意被壓抑的濃烈蘇格蘭口音:「天,這一定要慶祝一下⋯⋯感謝蘇格蘭的庇佑!」

「God damn! 別、別靠近我!」Harry 一邊快速地以手腳並行的方式直直後退,然後在試圖攀上窗戶大聲求救的那一刻,又被那男子狠狠抓下。

還沒辦法搞清楚現在的狀況是怎麼一回事。Harry只感覺到對方近乎以全身的重量壓上他的身,並不斷親吻他,還伴隨那動不動就哭泣的激昂情緒。

“Oh, Galahad... no, no... Harry, I miss you, I really am.” 那英國男性胡亂說著話,還擅自將手伸入他的上衣內。這使他再度喊出聲音,但⋯⋯

自己這時的嗓音,似乎有點奇怪?

且這時,他在腦中閃過了Merlin 這個名字。

「Mer... Merlin?拜託你停止⋯⋯真的。」Harry 半帶疑惑,卻順從自己潛意識地,對著對方道出那個剛從他腦海中浮現的名字。

可事情沒有因此變得更好——只有更糟。Harry語才剛落,就見對方流露出更加感動的模樣。且現在這位英國男人似乎完全醉了,他不僅肆意脫下自己穿著端正的襯衫,然後將Harry 的雙手交疊,壓制在上方。

「我突然有個更好的主意。」那英國男人的口出流暢,讓Harry 瞬間不太確定這坐在他身上的男人,到底是喝醉了還是清醒著,「Harry ,與其讓你受那麼多『不必要的苦難』,我想我必須『犧牲』一下自己——我記得你曾經說過,你在軍中發生的事⋯⋯噢,不過這樣做實在是不夠『紳士』。」

然後在Harry 試著要理解那男人言語中隱含的意義時,卻見對方將空著的另一隻手貼上自己的褲檔,隨後一把扯下他的寬鬆運動褲。

“Oh... god. Forgive me, Harry.” 當Harry 驚恐瞪大雙眼之時,對方同時也說出如此話語,可不知是在讚嘆,還是抱持著歉意。接下來因著突來被進入的疼痛,使Harry 就這麼暈了過去。


直到隔天清醒,發現在這空間其實只有他一人,可全身卻出現痠痛症狀⋯⋯而且從那位叫Ginger的女性口中探出,那平常不該遲到,且代稱為Merlin的英國男人,到現在都還未進辦公處時── Harry Hart 突來地覺得,他從此不應該再期待自己的任何夢境。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