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quila單人】Before become an Agent Tequila

在一陣歡呼中,一位看似睿智的老人緩步走進牛仔大會會場。

他一身灰色西裝,且戴有黑色牛仔帽的裝扮在人群中顯得特別,要不是他下身著有普通的牛仔褲,或許會被他人誤認為什麼大人物也說不定。

可即便他在人群中相當亮眼,眾人會如此騷動的原因不是因為他。說穿了,目前的他僅是一個前來參觀的遊客——眾人的焦點全都聚焦在那簡陋、有著西部牛仔風格的木製舞台上。

只見一位穿著正統西部牛仔服裝的金髮美國大漢面帶微笑的走上舞台,而這正是眾人相繼獻上歡呼的原因。

「接下來,我們將請這位神槍手——噢,我們私下都這麼叫他。」台上的主持人自豪的言語著,然後以手用力拍打著那牛仔的背部,「來完成最艱難的任務⋯⋯矇眼射擊!」

語畢,群眾也在此時獻上最熱烈的掌聲——除了那位老人,正不以為然地哼笑,一副看多這種特技的嘴臉。

但那大漢並不以為意。雖然他感受到老人正以打量的眼光注視著自己,那感覺如同一隻猛獸⋯⋯而他是一隻初生之犢,可他並不因此感到畏懼。


他反而因此被激起了好勝心。


「好吧,就讓大家來看看。」他自言自語,隨後任由主持人替自己蒙上雙眼。接著他煞有其事的舉起獵槍,上膛。

精準的判斷絲毫不差,每次開槍與移動的方向也相當完美。甚至在面對綁著罐子且快速移動的簡陋輪盤時,都能準確地將其鐵罐射穿。

他聽見群眾的歡呼聲此起彼落,而在一切表演結束後,他自滿地勾起嘴角。

可當他將蒙著自己雙眼的綁帶扯下時,那先前直盯著他的老人已經消失!

他不禁皺起眉頭,像是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照理說這項表演幾乎是沒人能做得來的,當初他還因此獲得軍官的賞識⋯⋯當然,黑道也曾想雇用他當狙擊手。

但他各個都婉拒了。只因這些差事並不能帶給他自由。

於是他來到這裡,一方面為了過上自由的人生,一方面為了好照顧自己的母親⋯⋯總之,他相當喜歡每次的矇眼射擊表演——除了這次。

待他走下舞台,回到休息區後,他仍然記得那老人帶有的不屑面容。

直到⋯⋯他看見了自己的上司,正對著那曾令他印象深刻的老人彎腰巴結。

“Oh! Here you are, kid!” 老人年邁蒼老的嗓音與面容令他記憶深刻,但比起一般他對老人的印象,這位先生的氣色明顯要來得好很多。只見那老人緩步走向他,隨後逕自在他身旁坐下,還伸手打發那一路跟隨他步伐的男士。

「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嗎?」即便剛開始,他對這位老人家的印象實在不太好,不過他依然有禮貌的告知,「一般人員是禁止進入此地的。」

「噢,我想你還搞不清楚現在是怎麼回事。」那老人哼哼一笑,然後從自己的西裝外套裡拿出一根雪茄,並將其點燃,緩緩吸上一口。

「雖然你的行徑十分像一隻脫韁野馬。但⋯⋯你錄取了,孩子。」隨著煙霧被吐出,他也聽見那老人的言語。

他因此不是很理解地,眨了眨自己好看的水藍色眸子:「先生,我想⋯⋯我不一定適任你口中所說的『錄取』。」

回憶著自己曾經被邀請加入的任何職業,這讓他不禁臆測起,眼前這名老人的真正身分。

這年邁的長者看起來不像是一個軍官,更沒有身為黑道的氣息⋯⋯但他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位老先生雖稱不上是個壞蛋,但也不會是個熱衷於慈善事業的人物。

而對方在聽到他的先行婉拒後,只是突來的一陣大笑,隨後再次吸了一口雪茄。

「看在你還知道對長者該彬彬有禮的份上——跟我來,牛仔。」

於是他困惑地隨著著這老人的步伐,緩步離開會場,前往據說有著恆溫控管的波本威士忌酒窖門口。

但這一切都只是「據他所知」——當他看見老人神色自若地,將自己的手掌按上那隱藏在木牆內的生物識別系統時,他不禁瞪大了雙眼,好似不敢相信在電影中常上演的情節,會出現在自己的人生裡。

同時,他也更加懷疑起眼前這位老人的身分。

隨著他們相繼踏入這藏有釀酒的密室,老人的言語也隨之響起:“Welcome to Statesman, son. We’re agents, world protectors, ah... also liquor wholesalers!”

「隨你怎麼稱呼我們——當然,前提是你想加入這樣的大家庭。」老人將其介紹完後,便兩手一攤,如同示意要對方在他做完機構介紹後,就得做出抉擇的模樣。

「呃⋯⋯如果我不同意呢?」他巡視著這一整個讓他萬分驚訝的空間,然後說出對那老先生來說,肯定會被視為一種叛逆行徑的問句。

然後他聽見那老人再次哼笑的聲音。

「那很簡單。你會『失憶』,然後再回去繼續當你的牛仔小丑。」

然而聽見這調侃的話語,讓他不是很高興地皺起了自己的眉頭。

「你說什麼?」

「別隨意動怒,孩子。同時我也該提醒你⋯⋯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要大上很多。」

雖然這老人視他現在的職業如同垃圾,而這令他感到不悅⋯⋯但即便如此,他還是再度跟著這長者的步伐,一面巡視著這些他從沒看過的廣大空間,一面走到了看似辦公處的樓層。

「你可以叫我Champagne ,或是Champ⋯⋯當然,我喜歡被別人用後者稱呼。」老人走得很快,使他差點跟不上,「如果你願意接下這份新工作,除了環境不錯、薪水優渥之外,你的才能也能被好好看見。」

語剛落,只見那老人突然停下腳步,使他差點撞上。

「你將成為新的Agent Tequila。」

「什麼?」

在此同時,除了自己發出疑惑的聲響之外,他同時也聽見另一個女人的驚訝嗓音。

循著聲音望去,他看見一位有著棕色皮膚,且穿著一身辦公服裝,戴著眼鏡的女性,以及另一位和他差不多穿著,看起來也像是個牛仔的黑髮男人。

「我等得實在不耐煩——與其看你們『每次都會上演』的爭吵戲碼,我不如去捧場他的矇眼射擊表演。」那名叫Champagne 的老人皺著眉頭,露出好似苛責的模樣。隨後以拇指往後的手勢指向那站在他身後的壯漢,「這孩子有淺力。Whiskey ,你覺得?」

只見那被稱作Whiskey 的黑髮男性瞬間露出一個「謝天謝地」的表情。

「誰都好,就是不要讓這女人成為特務。」他說著,且勾起自己一邊嘴角,然後以更大的嗓音說出自己接下來要說的話,就像要讓全世界都聽見一樣,「噢天,要是你看到這女人的槍法⋯⋯我實在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Agent Whiskey,請你收回你剛剛說的話!」隨著男性的話剛落,他身旁的那位女性接著有些激動的言語,「我並沒有你說得那麼誇張!我的成績——」

“Hey, hey, Ginger. Don’t let me say anything about it... AGAIN.” 可那一臉愉快的牛仔特務逕自打斷那女性的話語,然後直直走到了他的面前,朝他伸手,「我肯定投你一票,孩子——噢對了,我是Whiskey,而後面那位⋯⋯稱呼她為Ginger ale 就好,就是個水準僅能擔任後勤人員的策略主任。」

然後在他與那男性握完手之後,他看見那剛被揶揄完畢的女性面露不善地,朝Whiskey 的方向用力投擲了自己剛緊握在手上的鐵製酒瓶,可後來被那男人輕鬆地一手接下——他甚至有些懷疑這男人的背後長著眼睛——畢竟他並沒有因此露出多餘的表情。

「噢,正好你十分需要⋯⋯就給你了。」Whiskey 哼哼笑著,且將那印有「Statesman 」字樣的軍用酒瓶交給了他,「再次,歡迎你來到Statesman ,Tequila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