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晚安吻事件 現今

親暱甜蜜的親吻聲響不停地在這個空間中響起。

就像他們當初年輕時的那樣,有著給予對方晚安吻的約定,但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樣的親吻比年輕時多了更多,也更加深刻。
「安⋯⋯不、不要這樣!哈哈,好癢!等、等一下啦!」才剛躺至床上,就被給予一連串的甜膩啃吻。沛羅無從得知這到底是對方的一時興起,還是因為她最近的時常外出,令她的丈夫添了一些孤單。她一面撫摸對方剪短已久、甚至染了色的紅髮,一邊因發癢而笑著。最後,以自己的漂亮藍眸與對方相視,並給予對方一個溫柔的笑。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讓你這樣對我?」她忍住了再次想發笑的想法,如此向對方詢問道。

「嗯⋯⋯讓我想想⋯⋯晚安吻約定的紀念日?」沒想到一聽見對方的問句,安德洛的隨機應變顯得更略勝一籌。然而看見對方驚訝的面龐,他只得笑笑地回答自己真正的想法:「不、開玩笑的。我只是⋯⋯太想我家老婆。」

語畢,他不知道自己在說出這句話之後,竟有些害臊起來——以往將這些甜言蜜語視為理所當然的他,如今也有不想直接說出這些話的時候。

而面對他的無語,沛羅只是繼續如安撫模樣的輕撥對方的紅色短髮,接著說出「好、好——辛苦你在家照顧Lulu了,以後我要出遠門的時候也麻煩你了——」等等的日常話語。

但在幾乎是敷衍的語句過後,她看見安德洛露出了有些不滿的眼神,而這令沛羅感到疑惑。

「怎麼了,安?」

「既然妳都回來了,是不是該——」

語未落,可巧的是雙方都知道,接下來的句子是要填入什麼。

相對於安德洛一臉欲求不滿的模樣,沛羅覺得又好笑又困擾。她試圖伸手想要將安德洛推離她的身,卻沒想到會被對方抓住手臂,甚至還舔吻上去。這突來的濕軟觸感使她下意識地發出了輕短的呻吟,隨後在面對對方的得逞笑容時,她回以一個瞪視。

「你知道洛克斯今天在家對吧,孩子的爸?」

「管洛克斯幹嘛?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早就不知道有過多少——」

一道冷冽的目光使安德洛乖乖閉嘴,且在沛羅事後又加了一句「我會吃醋」的短語後,安德洛瞬間感到眼前的這個女人,已不如年輕時的那樣好捉弄。

「反、反正他們都睡了,我、想、是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啦!」苦笑地打算將剛剛的「失誤」給敷衍過去,並在對方抿嘴沈思一會,最後露出有些害羞模樣的點了頭之後,他差點要因而大聲歡呼。

他微笑地再次俯身,親吻上對方那軟嫩的唇瓣,輕柔地如對待一個珍視之物。並在幾次的深吻之後,些許側轉試圖吻上對方脖頸的那刻——

原本昏暗的房間瞬間變得光亮明媚,甚至有種讓人誤以為已到了早晨的錯覺。

這樣的突來發展,令安德洛不禁有些惱怒,而沛羅則是無法忍住地偷笑出聲。

「媽——媽——,我要跟馬麻睡覺——」出聲的那位,如今已是一位十三歲的寶可夢訓練家。但在家中作為一個孩子,依然是一個愛跟隨母親的撒嬌少年。

這一切令安德洛實在忍無可忍。他轉過頭,像是發現敵人進入自己範圍一般地,瞪視那看起來什麼也不知道的少年,然後咬牙切齒地發出最後一絲包含理智的聲響。


「你都⋯⋯十三歲了⋯⋯給我自己睡覺去!」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