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ley College of Art​】Shall We Dance?

優美的交響樂聲伴隨著美味的菜餚,配上稍微昏暗浪漫的燈光,這樣的華麗開場似乎只有這所學校會這樣舉辦。這所涵蓋文學、美術、影視甚至音樂、模特等方面的河谷藝術學院,幾乎是每個藝術相關學生的升學志向,對他而言卻並不是什麼太嚮往的事情。

不過就是剛好考上而已──如果能在哪一天,只躺在草地上,不愁吃喝和任何煩惱,這才是他的嚮往──事實上,他繪畫的天份也就「剛好而已」,他並不想理解為什麼自己擁有這天賦,或者這與生俱來的才能是因誰而誕生。

刀叉與杯盤的碰撞聲交錯,就像台下也在進行另一種小聲的演奏會。他緩緩地嚼著食物,那坐在自己附近的同級生,似乎在音樂會開始之前,拿了太多點心給他,可他也沒因此埋怨那位少年。他本來就是一個胃口小的人物,甚至在繪畫時都有可能忘記吃東西,但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比「那個人」還要健康。

他突然抬頭並伸長了脖子,甚至是瞇起眼,試圖在茫茫人海中尋找某位少年的下落。

激昂的演奏段落使他以雙眼搜索的速度也更加快速,但就算如此,也沒辦法看見什麼──出現在這禮堂中的人太多,就如要在Eugène Delacroix的"L'Assassinat de l'évêque de Liège"中找尋一個特定的人物。沒過了幾分鐘,他就放棄尋找那人的影子,繼續默默地享用著自己的餐點。直到似乎有一個人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他轉頭,並看到一位白髮,長度及肩的瘦弱少年向他微笑。他眨了眨眼,似乎是不可置信。

「Felix...」他喊著他的名字,而目光順勢掃到對方所穿著的學院制服──平駁領的三扣式西裝,同具優雅與正式的制服,比起其他學生穿上的模樣,他認為這套服裝更加適合眼前的這位少年。

「你好啊,伊諾。看來以後不一定能常見面了呢。」白髮少年再次向他微微一笑,這笑容柔和的像是冬日的朝陽,使他頓時腦袋一片空白,「以後一起加油吧。我以後就是河谷藝術學院的文學系學生了......雖然最近還是得去醫院檢查......咳咳。」

前一秒還俏皮地對著伊諾眨眼,後一秒又虛弱地猛咳嗽,這模樣不僅引來周遭學生好奇地觀望,也令伊諾有些擔心他那總是康復不起來的身子。

「Felix...我、我,這個!」緊張地以手翻了翻自己的口袋,索性找到了預備的手帕。那是對方先前送給他的,有著黑色、白腳小貓圖案的可愛手帕。他將這手帕遞了過去,甚至起身輕拍對方的背部,待他有些舒緩後,才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在這同時,他也瞥見對方原本塞至耳後的髮絲滑落,隱約遮蓋住對方那姣好的白皙臉龐,這宛如阿緹密絲樣貌的美麗不禁使他有些害臊,他下意識地收起原本還撫在對方背上的手,甚至有些微微顫抖。

「果然還是伊諾想的周到呢!」終於停止了身體的不適感。白髮男子在愣愣地看著手帕上的圖案後,微笑地將其收進自己的口袋裡,「我晚一些再還你吧。」他這麼說道。

這時台上的樂團似乎又演奏了另一首歌曲。圓舞曲的輕巧節拍和輕快的圓滑音調,令伊諾不自覺地回想起他初見對方時,那迴盪在整個空間的愛爾蘭民謠。

「啊,是藍色多瑙河呢!」對方的突來一句話使伊諾再次回神,他望向持續朝他微笑地的費利克斯,接著將注視到他不斷開合的軟唇上。


「要不要......待會在走廊上跳支舞呢?」

tag : VCA Valley College of Art​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