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里香主線】相互依存

循著記憶中,文件上所寫的那個號碼,使她順利地在機關中的病房區內,找到標有「佐藤拓也」這幾個字樣的門。

輕輕地推開了門,悠里香悄悄地溜進房內。放眼望去,裡面除了一些基本的家具,與一位雙眼纏著繃帶的男子坐在床上之外,就再也看見其他多餘的擺設。才正想好奇地走上前去看看,不料男性在這時轉頭,且正巧對上她所在的這個方向:「你是誰?」

嗚哇……悠里香內心暗叫不好。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是剛才……還是一開始就知道?雖然有無數個疑問,但她試圖不說出任何話,裝作自己應當出現在這的隨意走動。
           可這時卻見男性皺起眉頭,並再次開口:「妳不是之前的那些人。如果不出聲的話,我就按鈴了。」語畢,並順手指了指在自己床邊不遠處的一個小型按鈕。

          「哇──我、我道歉就是了!」見對方似乎要通報的模樣,不禁讓悠里香感到有些心慌。然後在看見對方放下準備按鈴的那隻手後,緩緩地呼出一口氣。

          無可奈何,她只得報上自己的名字與來這裡的原由,可不料對方就像是不感興趣一般地安靜坐在床上,使悠里香瞬間對這個人失了一些基本該有的好感。

          「我說……我可是你未來的『學生』喔?」沒好氣地說,悠里香隨後走到床沿,連問都不問一聲地,就坐到了床上。原以為對方會因此有些表情變化,可男性只是喬了個使自己坐起來更舒服的角度。

          「我說──」

          「就這麼老實跟妳說吧,我沒什麼時間陪『機關』玩家家酒。」打斷了悠里香試圖想重複的話語。男子聳了聳肩,然後將自己的臉對上悠里香的,「明明身為一個實驗品,卻還讓機關特地派一個人來當作妳的『陽太』?對不起,我實在不想奉陪。」

          聽見這話,不禁使悠里香瞬間感到不悅。雖然當初答應成為實驗品是因為陽太,可是怎麼能就這麼猜──等等……他、他知道我的事?

          下意識地瞪大雙眼看著對方,可對方只是一如先前那樣的面無表情。

          「你、你──」

          「我之前就看過妳的資料。」再次打斷悠里香想說的話,男子以手指敲了敲自己的腦袋,「記得很清楚。」

          對方原本只是正常的解說,卻在悠里香的眼中,被視作是一種挑釁行為。她「哦?」了一聲,然後下意識地伸手,定住男子的下顎且試圖讓他面對著自己。

          「所以你現在對我是很了解的囉?」語帶愠怒地說,且企圖讓對方懼怕自己,「因為太了解,所以覺得沒必要理會我是嗎?還是,只是因為我不是你高中暗戀的那個優等生?估計你一定沒有告白,對吧。嗯……我想想還有什麼,被她的家人差點殺了?哇噢,所以來投靠機關,只是為了讓自己有『第二種更強的能力』?」

          一口氣將自己所知道的事全講了出來,悠里香觀察著對方的反應,可惜的是,對方只是挑了一下眉,最後輕吐一句:「看來我們都知道彼此了。」

          這結果使悠里香顯得有些不悅,又有些無奈地吐出鼻息。她從沒見過有這麼「不注意自己的人」,且過分的是,在她近看他的臉龐時,竟覺得這人與陽太十分相像──不,她才不承認這種事。

          別鬧了。她,芦菜悠里香,才不是那種好打發的人物。

          「我才不需要你。」下意識地吐出這段話語,她故作反常的冷淡姿態,「怎麼看都是你需要這種『虛假情愛』。像你這樣自卑又懦弱的──」

          「眼睛。」男性再次打斷了她的話,但這次是帶著戲謔的微笑,「紅色的眼睛、惡魔……老實說,妳的自卑只不過讓妳成為了『孩子王』。那些笑著跟妳說『妳很完美的人』不都成為過妳的愛人?」

          男子說的話使悠里香深深地倒吸了一口氣。自從出了孤兒院後,就沒有人再這樣羞辱過她!憤怒的她全身顫抖著:「你的意思是……我談過的感情……都是……假的?」

         「妳怎麼想,那是妳的自由。」以這句話當作回應,男性語帶挑釁地,「我們只不過都是同一類人罷了。」

         「誰跟你是同一類人了。」快速地反駁,憤怒使她幾乎要失去理智。她是這麼隨便的人?怎麼可能!對方說出的話,使悠里香腦中瞬間回想起過往情感的片段。她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能把她的感情說得不值一提?還說他們相像?這怎麼可能!

          沉靜了一段時間後,她才冷靜下來,但腦子裡依然都是「給這傢伙好看」的念頭。悠里香故作平常地微笑模樣,然後再次湊近了對方:「如果是照你的說法……我們這樣像是互相依存的關係?」

          只見男子面露疑惑,她又接下先前的話語:「吶……就這麼辦吧?既然我們都是同類的人,就應該『滿足』彼此的需要,不是嗎?」

          語畢,她帶著惡意且打算侮辱對方的心態,將雙唇輕碰上對方的嘴。原以為對方會感到排斥地將她推開,可不料卻感受到對方在下一秒,做出與自己接吻的舉動。

          她先是瞪大雙眼地對此感到驚訝,可在下一秒又不禁沉醉在這個吻中。她腦袋一片空白地承受著對方每一次地親吻,甚至打算伸手環繞上對方的脖頸……可這動作在門突來地被打開後,停止了這個想法。

          如大夢初醒一般地轉頭看著出聲的那個方向,然後看見了自己不久前才提起的那個「陽太」,正顯得有些呆愣地看著自己。

          悠里香想也不想地慌忙奔跑了出去,也在這時反覆回憶自己先前的舉動。她剛才做了什麼?為什麼自己會這樣做?為什麼對方要這樣對自己?難不成──

 

          真的如那個「佐藤拓也」所言,她只是……想要找一個人……來疼愛自己?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