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里香主線】病症

與那位名叫「夏生」的學弟道別後,悠里香伸手招了台計程車,並告知司機她接下來該去的地方。在坐上車後不久,窗外就飄下了綿綿細雨,而正巧符合現在偏冷的季節。她一手撐頭盯著窗外那被雨水模糊的世界,然後重重地吐出鼻息。

「下次可以找芦菜學姊一起去玩嗎?」對方的邀約還被自己深深記著,而這是她第一次被除了戀人以外的人提出邀約。雖然她當下十分想答應,可這答應……不能是今天。

看著周邊的街景,與記憶中目的地那處的景色越來越相符,這讓她突然感到有些緊張,但她故作鎮定,只管讓自己不去多設想……直到車子停在了一棟白色高樓前。

下了車,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邁開步伐,就這樣背著書包進入了建築中。
          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一進門,她就像是害怕見到任何人似地,只管依著上次來到這裡的記憶,向前奔走。且盡量不讓自己有任何機會去想──儘管這裡,隨處都是她與昔日戀人的回憶。

          她快步地走著,直到自己來到了一個木製門前,才停下腳步。她伸手轉了轉門把,然後低著頭逃進了房間。房內擺設無一不是能令人感到放鬆的東西,可對現在的她而言……一點作用也沒有。

          儘管是已經來過幾次的地方,但她依舊沒一絲地安全感。她緊抓著自己的書包,在巡視了一圈房內後,便找了一個離辦公桌最近的沙發,坐下。因暫時不見房間主人而使她感到安心,悠里香不禁轉頭看向那辦公桌上擺放的一張照片:畫面中,一位有著棕髮的男性正對鏡頭笑著。他高舉著畢業證書,像是對全世界宣示自己已完成了學業,而他身旁還有一位金黃色長髮的女子,正欣喜地摟著他的肩,同樣也對著鏡頭笑。

          「陽太……」她不自禁地道出了相片中男子的名,然後試圖不讓自己露出一絲難過神情。

          每當她看見一次照片上的爽朗笑臉,她就想讓自己不去盯著那張照片看──她得讓自己學會接受,接受這張笑臉再也不屬於自己,接受這她深愛的男人……已經不再與她相戀。

          她突然覺得有些鼻酸。

          所以,自己會有現在這樣的生活,該是要感謝他?還是恨他呢?如果是以往那被當成「不祥存在」的生活,她寧願接受現在「即將成為實驗品」的命運;如果能與陽太就這麼相愛到老,她寧可回歸當初那令人感到絕望的日子

          她不曾想過會有這樣的今天,也沒想過他們之間,終究什麼都沒有。

          「啊,妳準時來複診了呢。」

          突然一個熟悉的女性嗓音,將她從回憶漩渦裡拉了出來。悠里香循著聲音望去,只見一位如剛才所見照片中的,一位金髮女性手持著文件,正將身後的門給帶上。

          在看見女性的剎那,悠里香才驚覺到自己,正以毫無防備的姿態面對對方。發現這件事的她,立即變得面無表情──而這使得女性露出有些失望的面容。

          「從報告上看起來……妳的症狀似乎有減輕許多呢。」女性在隨後恢復以往專業判定的模樣,邊說邊走向表露防衛的悠里香,接著露出微笑,「能跟我說說妳最近在學校的狀況嗎,悠里香?」

          「請叫我芦菜,我目前過得很好,不勞您費心。」她微笑地回以這句話,且不自覺地向後躺至沙發上,藉此與對方拉開距離,「您說我患有『戲劇性人格』這件事,我會向您證明……這是錯的。」

          見悠里香如此警戒,令女性稍稍嘆了口氣。她先是翻閱了一下手中的資料,然後以手頂了頂眼鏡:「那麼……孤兒院孩子們口中的『惡魔』,確定不是妳的所作所為?芦菜,我知道這很難讓妳接受,但──」

          「所以妳也覺得我是『有問題』的嗎!」一聽見「孤兒院」的字眼,讓悠里香不禁有些激動了起來,「是因為我的眼睛?還是因為我被機關當作『實驗品』?如果不是妳,陽太、陽太他──」

          向對方怒喊的情緒就這樣懸在此。悠里香眼眶隱含著淚,努力忍住那想就此宣洩的心情:「他不會……不會就這樣……我、我……」

          她好想就這樣不顧一切地大哭一場,可她的自尊,總是不允許自己在對方的眼前落淚──這位既是自己的心理醫師,也是身為昔日戀人的姐姐的這個女人。

          然而,女性只是冷靜地,看著下意識縮起身子來的悠里香,隨後緩緩地嘆了口氣:「妳會遇見更好的人……不管是妳,或是妳之後的『家教』,你們都會的。」

          不理解對方口中的「家教」意思。這使悠里香再次抬頭,以些許疑惑又些許敵意地望著女性,然後在對方手上的文件中找到了答案。

          一位與昔日戀人相似的男性容貌就這樣映入自己眼簾,只不過對方有著的是一頭金棕髮,與一雙綠色的眸。文件中記錄著男性的名字與所暫住的病房號碼……她雖然想繼續閱讀下去,可對方並沒打算讓她看完整個內容的意思。只見女子再次邁開步伐,並走至自己的辦公椅前坐了下來,然後將手中的文件放置到自己桌上。

          「雖然剛剛發生了些事,但……我們先專注在這次的治療上吧。」

          女性如此向她說道,可這對她而言,似乎已經不顯得重要。因為那份文件,使她好奇起,那文件上所記錄的男性、他的身分與那個名字──佐藤拓也。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