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聖誕佳節中的舞會

被自家僕人服侍著,穿上專屬為這次舞會所製作的西裝,獺戶皺著眉頭,但卻沒辦法制止這個令他感到不滿的事情。

因為自己身為安德洛青梅竹馬的關係,又碰到安德洛家族固定舉辦聖誕舞會的時間。他連想和自家女友在霜碎市的木屋中待過一整天的聖誕節也沒辦法,因為在家人的強逼之下只能乖乖在晚上的舞會開始前準備換上西裝去參加舞會。

幸好這次舞會舉辦的地點同樣是在霜碎市,不然他之後看到安德洛,一定會狠狠地打他一拳!

憤憤不平地想,然後等到自家僕人替自己更衣完畢後,便開啟通訊機。

──裡面連一封安德洛寫來道歉的信都沒有!

即使在心裡已經想把安德洛給殺個千萬遍,但他表情上始終是微笑的,就怕待會又因為自己的表情而遭到家人關切。

「獺戶少爺,這邊請。我們將帶您去舞會的會場。」

這次負責接送他的司機如此說道,然後彎下身,做出了一個「請往這裡走」的動作。

「好,越快越好。」微笑的說出咬牙切齒的話語。獺戶這時也只能希望安德洛有好好想一個理由可以向他說明這一切。

不然就等著瞧吧,該死的安德洛。

心想著,然後在司機的帶領下坐上車,前往舞會會場。




「藤井,記得這次要好好準備。我才不管BOSS怎麼想,我就是要這個企劃,懂嗎?」用公事公辦的態度將自己的父母稱之為「BOSS」,安德洛難得這次堅持一定要執行這個不知名的企劃。

而這個堅持卻造成自家管家的困擾。畢竟一方面是老爺和夫人的規定,另一方面又是少爺又想鑽規定漏洞的請求,雖然感到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但是藤井的臉上卻沒有真正的顯露出十分困擾的樣子,只是畢恭畢敬和少爺說了聲「我會處理」之後,便又轉身回去處理別的事務。

「真是…如果這次這個不成功的話──。」安德洛自言自語著,然後露出了一個像是想像道有什麼恐怖後果般的打個冷顫。

努力搖了搖頭,然後說服自己這件事是一定會成功的。他顯些疲憊的倒到房間裡的大沙發上,接著舉起手臂蓋住自己的雙眼。

就這樣維持這個姿勢不知道過了多久,等藤井再次開門進入房間時,安德洛才從沙發上坐起,恢復成翹腳坐在沙發上的姿勢,接著看向自家管家,像是在等待答案一般。

「少爺,」深吸了一口氣,藤井又繼續說道,「這次應該是可以找到您以前想找的那個人。然後關於您說的那件事…應該是不會被老爺責備的。」

聽見這句話後的安德洛才真正露出放心的笑容,接著稍稍整理了一下穿在自己身上的白色西裝,站起。

「好吧,我相信舞會差不多已經開始了。藤井,帶我去吧。」看了看戴在手上的銀錶,並且確認那些無聊的社交交談都已經差不多結束後,才準備動身前往會場。

而像是一直以來都了解安德洛的性格似的。藤井率先走到門前去開門,接著等安德洛步出門後,並關上門,緊接著替自家少爺指路。

一人一僕花不了多少時間就已經走到會場的門外,而在進入會場之時,不意外的聽到一些在場人士的私下交談聲。但安德洛卻像是不想理會似的,只是自顧自的隨意走到一個定點,然後向藤井又另外多交代了一些事後,便又走去拿會場上準備的小甜點。

就這樣無所事事的經過了一小段時間,途中和一些前往會場的人士交談過後。他瞥見自家管家從不遠處朝他走來,且後面還跟著一位女性。

啊、啊,小時候的青梅竹馬啊。不禁露出微笑,期待的神情完全顯露在臉上。畢竟是從小玩在一起的女孩子,但是因為後來三人的家庭分別搬去不同的地方後,除了獺戶,另一位自家的青梅竹馬已經幾乎找不到聯繫方式了,這次終於──。

但等他終於看清那名女性的面孔時,卻又露出期望落空的表情。

「竟然是沛羅嗎…其實我一直很希望不是的,但是又有點像…唉。」

「安德洛,你這樣子的表情真的很失禮欸。」

眼前的那名金色長髮少女身穿著淺紫色的禮服如此說道。金色長髮因為舞會的關係而將平常綁的雙辮鬆開,並改以將全部頭髮盤起的樣子,而搭配上細肩的禮服樣式而顯得和以往的模樣差了許多,如果不開口說話的話,應該是會使許多男性因此而停下奔走的腳步凝視向她。

兩人的見面使得在一旁的眾人不禁又開始竊竊私語。畢竟安德洛緋聞本來就不少,而這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有錢人家的淑女呢!大家想盡辦法猜測著,但是卻不知道這名女性是誰。

漸漸地發現大家的目光都朝自己注視過來,原本想轉而邀請其他女性跳舞的安德洛只好暫時放下這個念頭,然後凝視著好奇注視四周的沛羅好一會兒。

反正,他也不介意和現在這樣的沛羅跳一支舞就是了。

「只是沒想到竟然是妳而已。」聳肩,安德洛又隨即露出溫和的笑容。因為在公共場合之中,且大家似乎都在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安德洛優雅的稍稍彎身,並擺出了一個邀請的動作,「那麼,可以賞個臉與我共舞嗎?」

但面對這種邀請,沛羅卻像是故意裝出思考的模樣,在他面前停頓了許久,最後像是故意想讓他出糗似的,露出一抹微笑。

「──可以說不要嗎?」

「嗯?還真是任性呢,我的公主。」像是不容許拒絕似的。安德洛一手環上沛羅的腰間,另一手則輕握對方的手掌,兩人的距離也因為這個動作而變得更靠近了些。

雖然自己說出拒絕的話語,但是對於安德洛後來表現的動作卻也沒有排斥的意思。沛羅只是微笑的說了句「真是不體諒女性想法的人哪」,接著還想吐槽剛剛安德洛所說的言語實在太過肉麻之類,卻發現安德洛已經開始帶著她自逕的跳起舞來。不得已的只好跟上對方的腳步,因為自己的舞技不算太差,兩人跳舞時的確吸引了眾人不少目光。

「欸?意外的你跳舞還不錯嘛。」

「真正要說的話,會意外的應該是我而不是妳吧。」
雖然表面上大家看到的是十分親密的兩人,但是事實上,兩人卻是在互相嘲笑著對方,同時想找對方的弱點並打算的好好吐槽一番。

隨著樂曲翩翩起舞,安德洛意外的在會場中瞥見同為訓練家的渚莉和右白。似乎是渚莉拉著右白並強迫他和自己跳舞的關係,渚莉看起來很開心,但右白卻是心不在焉的偶爾分神看向在休息區擺放著的食物,一副比起跳舞他似乎更想好好大快朵頤的樣子。

帶著沛羅,以持續跳舞的姿勢悄悄靠近同樣也在跳舞的渚莉和右白兩人,接著公關似的與兩人交談起來。

「真是榮幸在這次舞會中看見你們呢,渚莉小姐和右白少爺。」輕快的口氣說著,然後似乎帶點提醒口氣的接下之後的話,「不過…你們的跳舞步伐似乎是錯誤的?渚莉小姐似乎跳成了男性的舞步了呢。」

聽見這個提醒,右白驚愕了一下,但渚莉卻顯得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沒辦法,因為本小姐的舞技比較好的關係嘛。」有些無奈地說道,然後還很不滿的望向安德洛,「是說你們幹嘛也下來跳舞?害本小姐的忠實觀眾都跑光了!你這樣還真是沒禮貌的紳士!」

而右白原本支支吾吾地想反駁些什麼,但是可能因為自己的舞技真的不是非常頂尖,且為了不分神,只好又乖乖地閉上嘴。

被吐槽的安德洛顯得有些錯愕,而沛羅則是愉快的輕笑出聲。

隨後為了將眾人的目光吸引回自己身上,渚莉一個動作,華麗的使右白做出了舞步中下腰的舉動,自己還很努力的單手撐著右白的腰部幾秒之後,又回復了先前跳舞的姿勢。

剛剛這一個大膽的舉動使得眾人驚訝地將目光轉回到渚莉和右白這兩人身上,且有些人不自覺地鼓起掌來,而渚莉還為此對安德洛做出了一個炫耀般的神情,像是再次贏回眾人喝采與注目的、勝利者的姿態。

為此挑釁露出有點困擾的神色。雖然知道沛羅對這樣的舉動似乎感到有些不滿,但是卻也沒有想要一決勝負的意思。安德洛深知主導權掌握在他手上,只是對著稍稍皺眉的沛羅說了聲「別被影響」之後,又繼續跳著舞。

雖然沒有繼續和安德洛講剛剛的事情,但沛羅卻為此感到些許不悅。畢竟他人有意挑戰自己,心裡怎麼樣都不會好受的,但安德洛卻一點都不在意的樣子,讓她看了有點生氣。

直到第一次的跳舞時段差不多快結束時,安德洛減緩了跳舞的速度,並在音樂還未結束前率先就停下腳步,水藍色的眸對上對方的、冰藍色的眸子。

「大概就只能先跳到這裡了吧,因為等等還要讓獺戶…嗯?」

原本想和對方稍稍解釋一下自己等會的行程,但卻感受到對方輕靠上自己的胸膛。雖然為此感到疑惑但也沒有想把對方推開的動作,只是好奇的等待她接下來的舉動。

抬起頭對著安德洛露出微笑,沛羅接著稍稍掂起自己的腳尖,然後在舞池中主動親吻上對方的雙唇。

因為這個舉動而造成大眾又私下開始交談,場子在音樂停下後依然有著稍嫌吵鬧的交談聲。眾人不是在猜測這對組合的關係、就是對自己往後該如何更加接近安德洛而感到煩惱。

「我可沒有像你能這樣耐得住性子。」離開對方的唇,沛羅頑皮的舔了舔自己的嘴,然後向安德洛表示自己是真的很在意剛剛的挑釁舉動,但是卻被安德洛嘲笑自己實在太沒有大量,最後只能嘟著嘴,乖乖被安德洛帶到一旁休息。

嘟囔著「我才不是那麼沒大量的人呢!」之類的話語,但望向一旁的安德洛,卻是自顧自地喝起香檳來,讓她不滿的情緒又更上了一層。

而不知道什麼原因,在兩人接吻時刻才到達的獺戶進入會場中。因為自家企業的關係而遭到眾人排斥或者是鄙視的目光,畢竟獺戶家的企業較處於黑暗面的交易居多,使得大眾不是在他靠近時就先自行閃避,不然就是在獺戶經過時故意的說上他家企業的惡意謠言。

走到了安德洛和沛羅所在之處,獺戶因為剛剛聽見的言語而露出不滿的神情,但在安德洛詢問時卻又微笑的說和自家好友說了聲「沒事的」。

凝視了對方好一陣,安德洛總覺得不知道是哪裡感到奇怪,覺得獺戶在到場時的一舉一動就像是演戲一般,完全不像是真的很高興參加這次宴會的樣貌。

「對了、安德洛你來一下。」

將安德洛帶離沛羅稍遠的位置。獺戶隨後便單刀直入的問上他剛剛看見的畫面──兩人在舞池中接吻這件事。

雖然早就知道自家好友是那種隨興到極點的傢伙,但是基於自己的好奇心,還是忍不住想問安德洛和沛羅是否真的在交往。

「欸?如果真要說的話──算是給在場觀眾的小小福利吧。」神秘的眨了眨眼,並在對方的再三詢問之下表明了自己和沛羅真的沒有在交往之後,接著又用不知道是嘲笑、亦或者是想要表達其他動機的口氣,啟唇:「不過你還真是有福呢,竟然一進來就看到這種畫面,之後肯定會有好事發生吧。」

「誰想要這種好運啊。」沒好氣的道。接著看見安德洛家族中的管家──藤井走向他們倆並對著安德洛說了幾句悄悄話後,發現對方似乎像是達成了什麼目的一般的、嘴角上揚。

就在第二次的跳舞時間開始時,卻發現全場毫無有人想前去舞池跳舞的舉動。大家似乎都在等待著什麼似的,只是在一旁議論紛紛,最後看著安德洛走到舞池中央。

「謝謝大家抽空前來這次的舞會。因為這次突來的告知讓我的好友感到很困擾呢!因此來小小的做出補救,還請大家不要介意,就當作是一場小小的餘興。最後祝大家佳節愉快囉!」

看著安德洛說完這些話的獺戶,原本還想之後能看到什麼表演,但一看到被安德洛管家帶進舞池的女性,驚訝的有些說不出話來。

只見一位深棕色頭髮的女性顯得有些害羞地跟隨著藤井的步伐走至安德洛的身旁。淺橘棕色的雙眸顯露出因為看見大場面而些許不知所措的神態,再看到衣服的穿搭方面,稚氣的臉蛋與身穿的長袖禮服相搭配,竟也散發著一絲成熟氣息。安德洛像是滿意的看著女孩的這身搭配,接著將目光轉移到站在一旁,面露驚訝的獺戶,並示意他同樣走上前來。最後在獺戶走到自己身旁時,對自家好友說了句「那麼就加油吧!」,隨及便走回沛羅身旁。

凝視著女孩好一會兒,獺戶似乎因為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而顯得對此有些不知所措。

「安德洛還真是的,我都不知道他叫我來這裡是因為這個。」女孩笑著說,但因為沒見過這大場面而顯得有些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做什麼,只是看著獺戶,並期望獺戶能帶領自己似的,希望能讓自己不那麼在意周圍的目光。

瀨戶剛才所露出的驚慌神情就像一閃而逝般,隨即便給予那女孩一個溫柔的笑容。

「來,佐野,把手給我。」

輕呼上對方的名,獺戶牽起對方的手,而音樂也在此時隨之響起。在獺戶的帶領下,佐野原本顯得略為生疏的舞步步伐就像是被掩蓋過去似的,不管眾人怎麼看都覺得是一對極棒的組合所踩出的輕快舞步。

因為能和獺戶一同跳舞而顯得有些開心。佐野開心的笑,但卻發現對方卻像是演戲一般,依然是保持著自己的優雅姿態以及微笑臉孔,一種說不上來的虛偽感衝上自己的心頭。

想詢問但是卻又礙於大眾的關係而只是下意識的緊咬下唇,分了些神去注意到四周,發現有些疑似是獺戶家中的哥哥們也混在人群裡觀看著他們跳舞的姿態。總覺得他們不像抱有在觀賞的心態,反倒是有種像是想盯緊獺戶的樣子。

皺眉的樣子與獺戶的面孔對上,但卻被對方提醒要微笑。雖然不是很了解為什麼對方會拘謹到需要裝出虛偽的樣貌,但也只能聽從對方的話,勉強的笑了一下。

「啊啦、真的是很棒呢!獺戶和佐野的舞姿真想呸囉一下。」因為眾人的注目都放在獺戶與佐野這對組合的身上,隨即露出本性的沛羅微笑,然後發出不合時宜的宣言。

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安德洛想尋求什麼同意,但是卻看見安德洛露出一副緊皺眉頭的模樣。隨及便看著安德洛將自家管家叫了過來,接著是詢問獺戶這次是隻身前往舞會與否這種問題。

「獺戶少爺這次似乎是被他們家裡帶過來的。」舉起手扶了扶眼鏡,管家如此說道,「在場還有獺戶少爺的兄弟們也私下混進會場裡了,似乎是想盯著獺戶少爺的一舉一動。」

聽完這句話後,雖然知道自己身處在公共場合之中,但卻還是露出十分不悅的面孔。安德洛手還胸,接著向自家管家提出請他勸離獺戶家其他兄弟的要求。

「恕我無法聽從。」對著安德洛舉了個標準的、90度的道歉姿勢,接著又繼續說,「在明智的考慮之下,現在勸離他們的話一定會造成轟動,還請少爺謹慎思考。」

安德洛對於自家管家的反應略為不滿的挑眉,而沛羅則是露出十分驚訝的神情。

照自己的印象中,藤井是不會拒絕安德洛的任何請求的,而且勸離這種小事,她相信藤井絕對能不引起注目的辦到,怎麼會──。

凝視了自家管家好一會兒,最後安德洛做出了一個扶額的舉動。

「…下次請先跟我講說你是藤也。」

「是的,藤也我以後會注意此事。」又再次深深對自家少爺鞠了個躬,那名面容與藤井極像的管家如是說道。

不過就算我這麼說你以後還是不會講的吧?

心想,然後將自己的目光再次放回到獺戶以及佐野身上。

──希望,之後還會是一個好結局呢。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