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孩子】那蘭/Black out

思緒錯亂,呼吸也不再如以往那樣正常。
他只感覺到自己手中緊握著刀子,那鐵鏽味與周遭鮮血的氣味強烈地刺激著自己的嗅覺。
睜大雙眼,卻不見任何事物,只感受到些微光線強弱的差異。這一切的混亂使他極度缺乏安全感,他下意識地踉蹌倒退幾步,並空出一隻手緊按著自己的頭部。

他......殺了人?如果是這樣,那麼──他總共殺了多少人?

處在這空間,就像喪失了所有的感官。對他來說如同跌進一個錯亂的迷宮中。他表情震驚地四處張望,想尋找那令他感到安心的氣息,但這周遭除了腐敗的腥臭味,沒辦法感知更多。
不禁張開嘴呼喊起記憶中那熟悉的人名,可沒得到任何回答。無法找到那安心存在的事實使他發狂。而在此同時,因嘴角的肌肉牽動,也讓他瞬間感受到臉上某種半乾液體緩緩滑落自己的頰。
伸舌舔拭,然後感受到血的腥苦味在口中擴散。像是無法抑制的毒,讓他的理智瀕臨崩潰。

他不禁再次呼喊那個他唯一能依賴的存在。

因過度緊張而感到喉嚨乾啞,但他仍不顧一切地大聲呼喚。乾裂的刺痛感不斷干擾著自己的出聲,他略顯狼狽地在大喊過後用力咳嗽,接著在口水浸潤自己喉道的瞬間作嘔。他不禁下意識地丟去手中的刀,然後將雙手勒上自己的脖頸。
反嘔的聲響不斷,卻沒有咳出任何東西。持續到現在的不適感逼著自己的眼角出淚,使他想放肆尖叫。


「妳......在哪裡,不要......丟下......」沒發覺自己早已淚流滿面,躺在床上熟睡的他不禁下意識地綣曲起身子,「我、不要......不要.....」

將自己困在這般夢境中,並持續接受著這無限輪迴夢靨。可在另一方面,又如同透過這夢告訴自己,自己──還以這般苟延殘喘的姿態,如同「弱者」模樣地存活在這個世上。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