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佐】那蘭的美術教室

上課鐘剛響,只見2J班級的學生們還是一如既往地,在剛開始上課時喧嘩吵鬧,看起來似乎一點都不在意上課的樣子。
畢竟接下來要準備上的課是美術課。
ㄧ來這課並不是大家主要的學習科目,二來負責本班的美術老師因為人太好的關係,變相使得學生敢在課堂上為所欲為。
大部分的同學就這樣毫無上課自覺地聊著天,甚至是玩樂、歡笑,完全沒有想要停下的意思,直到——




直到「唰——」的一聲開門聲傳入大家的耳裡為止。

「誰那麼吵的?」一個稍低沉的男性嗓音在門開了之後傳了進來。令已有先前經驗的大家瞬間屏息,「哎呀不過不重要。各位好——我來負責大家今天,還有『以、後』的美術課囉!」
只見剛才那略為低沉且可怕的嗓音,瞬間轉為充滿玩笑且怪誕的音調,跟先前的那句威脅口吻比起來,現在的樣子似乎才更令人感到需要警戒。
隨後一位身材高大的翹藍髮男性,就這樣一派輕鬆地拄著拐杖走進教室,略為白皙的臉上還掛著輕鬆微笑,就像是對任何事都毫無畏懼一樣。
「你們好——這裡是2J的班級對吧?」男子玩味的笑著,然後快步地走上講台,以戴著黑色半掌手套的雙手「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灰白色的眸望向教室正後方,「怎麼?大家太喜歡我了,都講不出話了嗎——」
那雙眼犀利地像是幾乎看透這整個空間,完全就是想要控制這地方任何一物的,令眾人感到一陣不舒服。
沒人敢再繼續出聲,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畢竟在太多次的「班級騷擾事件」之後,大家根本不想再遇到更多這類「與這個老師相關」的事情。
「那蘭你出去。」可終究還是有人受不了而開口出了聲。率先出聲的是一臉鐵青的那梨,「這堂課明明是羅傑老師上課——」
「梨梨——哇!見到哥哥有沒有很開心啊!這幾天沒上到哥哥的課會不會想哥哥啊——」對方還沒講完呢,那男性就一反先前的模樣,一副對妹妹感到癡狂地,朝對方所在的位置撲過去。雖然在之後被對方用自己身旁的椅子抵擋,可男性像是不放棄地繼續想要抱住自己那所謂的「妹妹」,沒有半點猶豫。
「欸欸,不要太過分喔——」一位同學看不下去地伸手拉住男性沒扣緊的風衣尾端,試圖阻止他撲向那梨,「我剛剛還碰到羅傑老師的——」
「啊?那個人?」終於放棄舉動的男性隨後才向剛才出聲的同學回應,「他怎麼有資格教導我可愛的梨梨呢?所以啊——我讓他到醫院住一趟——」
輕鬆的話語背後,是訴說著先前向別人攻擊的恐怖事件,這令大眾一陣嫌惡:「然後呢⋯⋯啊不說這個啦,那蘭老師要教大家畫畫囉——」
用誇張的肢體動作說出這些話語。男性接著一手拄著枴杖,一手在空中筆畫,一副就是想要施展能力的樣子:「那麼先畫出衝鋒槍——再來安穩上——啊!」
話還沒說完,男子就硬生生以身子往後的方式倒地。隨後看見那梨氣喘吁吁的舉著木製椅子,而那椅腳上似乎還有點血跡。
「大家⋯⋯呼⋯⋯沒事了⋯⋯我們、我們去探望羅傑老師吧!」


《3E的同場加映》

「那麼接下來大家就自由畫畫吧⋯⋯」一副完全沒幹勁地以手撐頭,那蘭眼神死地望著前方,並向所有學生這麼說道。他頭上還裹著染血紗布,一副慘兮兮的模樣,「對了,這班有一個叫作⋯⋯『佐藤拓也』的同學對吧?」
語剛落,那蘭就聽見一個突來地吸氣聲。只見他立刻以一個恐怖眼神往發出聲響的那處看去。
「呃、是?」
「你給我去把教室裡全部的雕像都擦一遍。」在恐怖表情之後,是換上一臉看似溫柔的微笑,「在下課之前擦完,包含自己的作業全——部——都要做完喔!」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