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MP】晚安吻事件 D1

帶著有些微醺的模樣,沛羅自言自語著「想睡了呢。」的話語,腳步有些輕地走到了書房的門前。

印象中她在出門時,曾經看見安德洛人正在書房中看書,現在應該也──

原本想禮貌性的敲門進入,但發現事實上門並沒有關緊,這令她因此稍稍地嘆了一口氣,並猜測對方在看書時,應該是沒其餘心思注意周遭環境的。

方才喝酒的後勁已經開始令自己頭暈。沛羅沒多想地慢慢地推開門,且不意外地看見對方依舊專注在書籍上。

嘛……這個時候就算惡作劇也無妨呢,見對方如此認真地模樣,令她突然地有種想捉弄人的念頭,可感覺到自己走路越來越晃,終究還是打消了這個充滿惡意的想法。


「似乎也差不多要睡了呢。」像是想引起對方注意似地開口出了聲,沛羅將雙手背在後頭,並走至對方身旁,彎身示意要對方給予今日的晚安吻。

「要睡了嗎?現在時間還挺早的啊。」可安德洛的眼光依然停留在那滿桌的資料中,似乎還不想因此停下目前閱讀的動作。

看著對方非常認真的模樣,沛羅有些無奈地:「去酒吧不小心有點喝多了……還有,我可不像你是個夜行動物唷。」

後面這句話似乎意有所指,令安德洛不得不停下手邊的工作,轉頭看向對方。

「喂喂,什麼夜行動物……」輕笑,原想反駁什麼,不過對方提早睡的理由讓安德洛更加在意,「等等,酒吧?」

仔細地看了看對方目前的狀態。那因酒後而顯得有些微紅的雙頰,和幾乎快瞇起的美麗藍眸──光是這副模樣,就讓安德洛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

「嘛……只是一不注意就和別人比起了酒力而已……」因為突來的睡意使沛羅的說話嗓音變得有些軟綿綿,她以手掩去了一個淺淺的哈欠,然後揉了揉眼,「所以那個、晚安吻……」

對於沛羅完全沒意識到這些舉動就等於在誘惑自己,安德洛感到一陣想笑,卻還是忍著笑意,改以調侃的口吻說著:「一位女孩子在男人的面前喝醉,還嚷著要別人給她晚安吻……想暗示什麼?」

雖然嘴上是如此說著,但意識到對方早已喝醉,還是起身並將她給橫抱起來,打算先將這連站都站不穩的女性送回房間去。

或許是因為醉了的關係,沛羅並沒有做些多餘的反抗,反而順從地就讓對方這樣抱著自己:「不就是單純……有點醉了而已嗎?況且以前……又不是沒有在男性面前醉過……」

已經不太清楚自己說了什麼,且也不感到在意。沛羅現在滿腦子只想著要趕快睡覺,但一方面又堅持一定要得到晚安吻後才入睡,這讓她還是努力地撐著自己僅存的理智,直到對方將她擺到了床鋪上。

看著沛羅遲遲不肯入睡的模樣,讓安德洛感到十分有趣。他試圖在對方耳畔輕聲低語著「難不成是因為對我有什麼感覺,才想跟我要晚安吻嗎?」的話,但對方只給他了一個「或許是」的答案。

「那……是什麼感覺呢?」好奇著,同時也戲弄著她。安德洛讓自己坐在床沿,一邊伸手玩弄著對方的金黃色頭髮,「說給我聽?」

只見對方的表情似乎變成了深思的狀態,令安德洛的嘴角不禁向上揚。他低身,以碎吻的方式不斷在對方的下顎與脖頸處遊蕩,而這有些癢的觸感讓沛羅些微地皺了一下眉頭。

「感覺……唔,想在一起……感覺……像是戀愛?」完全沒意識到自己正在做出告白的舉動,沛羅甚至有些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跟誰說話,但即便如此,她還是叫對了對方的名字,「安……德洛?」

「妳這種樣子還真是可愛。」輕笑道,且還打算就此褪下對方身上的衣物。反正對方都如此地向自己做出告白的舉動,那剩下會說與會做的……可想而知。

「不要……離開。」但不知為何地對方卻接下了這句話,沛羅甚至還露出了有些懇求的表情。

只見她抓起對方的一隻手,並在手心上輕輕地烙下一吻,「斐……不要離開……」

這如夢囈般地呢喃使安德洛難得露出了有些正經的模樣,他一方面好奇對方口中的「斐」這號人物,一方面又不太高興自己被認成了他人。

「斐……」唸著這不知為何人的名字,沛羅主動地將雙手環上安德洛的脖頸,原打算稍稍起身親吻對方,對方卻避開與她的任何接觸。

因為對方反應而露出不理解的表情,沛羅呢喃著「為什麼要避開」的話語,隨後又突然有些悲傷地:「斐……」

「我不是妳口中的那個斐。」深呼吸後才緩緩地吐出這番話,安德洛顯得有些無奈,「睡吧,妳喝多了。」

「什麼意思……那你是……誰?」尾音上揚透露出對方是真的對此感到疑惑,接著在得知對方說出「安德洛」的這個名字後,又露出認真思索記憶的神情。

看來自己一定和那個叫「斐」的人物很像吧,安德洛想著。不被對方所在意,或者被利用的心情一瞬間都襲上自己的心頭,因這些複雜心情使自己開始有些混亂,他嘆了口氣,伸手想將沛羅的雙眼闔上,「妳還是快睡吧。」

想要趕緊出去鎮定一下自己的精神,他不斷地有著這種念頭。可沛羅卻露出不想對方就這樣離去的神情:「安德洛……不要走,不要離開……」

呵,這次終於說對名字了嗎?安德洛挑眉,內心下意識地嘲笑道,或許是從沒人像她一樣這麼對過自己,安德洛不知為何的怒意絲毫未減。他在沉默一陣後,俯身往對方的脖頸咬去。

「嗚、痛。」對於安德洛的舉動感到有些排斥又有些困惑,沛羅下意識地將雙手抵在對方胸前,又猶豫著到底該不該推開眼前的這個人。由於內心一直充斥著「如果推開對方,對方就會轉身離去」的預感,讓沛羅最後還是任由對方做著這種舉動,以免去對方有可能會離開她的可能性。

「下次請記住我的名字。」低語且有些命令的道。安德洛的眼神中充滿著冷漠,就像是對於有心上人的人物沒有太大興趣的模樣。他在隨意地給予了對方一個親吻後,便打算就此離去,「那麼,晚安。」

一見對方還是執意要走,沛羅頓時感到有些害怕。她急忙地起身且抱上了對方的腰,就是怎麼樣也不願鬆手。深怕對方離去的她,就這樣將頭靠上對方的背部。雖然安德洛沒辦法看見她的神情,但感受到對方的輕微抖動,大略能猜出對方正在啜泣。

輕嘆了一口氣,令安德洛有些無奈地承諾:「我不會走的,好好睡吧。」

感覺到對方似乎真的不打算離去的樣子,讓沛羅鬆開了自己的雙手:「真……的?」

「嗯,真的。」在做出簡短的回答後,安德洛甚至將沛羅擁入自己懷中,以表示他會繼續留下來的肯定,「我不會離開,所以好好睡……好嗎?」

待在對方懷中而感到十分安心,使入睡的感覺再度襲了上來。沛羅瞇起自己的眼睛,在迷迷糊糊的入睡之際,也緩慢地向對方道了晚安。

「晚安……安德洛……」


一早睜開眼,卻發現自己在安德洛懷中的時候,沛羅整整愣了好幾秒。

發生什麼事情了……,儘管在腦中拼命搜尋著昨晚的記憶,回應她的也只是宿醉後的頭痛感。

除了被對方橫抱起,並放到床上之外,她就沒有了其它的印象。曾說了什麼,還是曾做了什麼——她全部都不記得。

即使對於為什麼睡在一起這件事感到十分的困惑,她也只能輕手輕腳地挪開身子,在不吵醒對方的前提下離開床面。

連衣服都還沒換就睡著了啊……。站到鏡前,她一邊為自己狼狽的樣子皺眉,一邊擔心起有沒有帶給對方麻煩。


不過不管如何,身體的狀況告訴她,兩人應該還沒有越過那道界線。


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夾雜著些許失落感,她呆呆的看了鏡面半晌,才轉身走回床邊,且有點眷戀的凝視著安德洛的睡顏。

猶豫了幾秒,她小心翼翼的彎下身,在對方的唇上輕輕落下一吻:「早安……安德洛。」

說著細碎如戀人的耳語,幾綹金髮隨著沛羅的動作從頸部滑下,稍微露出了她尚未發現的──一排淡淡的咬痕。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