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小說30家】賀景濱《去年在阿魯吧》

雖然是透過節錄和一些網上的資料來看這名作家,資料上不充實也不齊全,但還是把這些讀後感寫下來了。

以下算是個人的淺見,純屬心得。




關於《去年在阿魯巴》節錄


            必須老實說,這是我看過唯一一本最不文學卻是最原始的故事。

            作者將角色的對白,從文謅謅的文字轉變到更加精簡準確的科學、哲學、各種論點,就像把現代電腦裡的所有視窗倒轉回數位的二進位碼一樣,或許是在諷刺這幾乎靠科技生存的現代吧。在第一次看見這堆「文學二進位碼」時,我的確被這些未知的知識給嚇傻了,也不知該從何看起,但在閱讀過第二次之後,瞬間明瞭到一句:「看就對了!」好比一般人在使用科技時,只會用而不會了解理論──這或許也是作者對現代人的反諷。

            故事中除了專有名詞、偉人名字、實際理論之外,剩下的是許許多多連平日不讀文學的大眾都能看懂的句子,甚至能說這淺白文句根本是為時下年輕人打造的!作者以淺白的文句當表面,事實上卻談到一般人根本不會了解的專業理論,看得出作者有些想打破「文學就是沉悶,看不懂」的觀念,但在另一面又讓人在科學與理論之間看不懂了。於是在這個文學直來直往、科學拐彎抹角的故事中,竟讓人看完後有那麼一股想發笑的衝動。

            故事中的題材是在描寫人們都到了一個虛擬的世界中,人們有虛擬的生活、虛擬的飲食、虛擬的身體……除了生死,任何東西都是虛擬的。(因為,還沒有人能從那裏回來告訴我們,死亡究竟是什麼滋味)在這虛擬世界中,反而讓人搞不清楚哪裡是真實、哪裡又是虛幻。不禁讓人聯想起新聞曾經報導過的:一對愛玩《虛擬人生》遊戲的夫婦,讓現實中孩子餓死,這段確切發生在「真實世界」的事件。


從作者訪談中看《去年在阿魯巴》


            作者根據對現代的走向,在小說中逐漸建構出一個虛擬世界:在一個愈來愈複雜的社會裡,縮寫詞越來越多,於是我想借用這個概念來達到一種「未來化」的效果,並藉此創造一個陌生的世界——那個世界有自己的命名法則。且也設法讓文學與科學「溝通」──文學與科學從古至今就如兩個毫不相干的個體,從不互相提及到對方。但如不「對談」,會不會因此就導致其中一個個體「消失」呢?我覺得這是作者可能在思考的問題。

            而對於故事中只淺淺談到「愛」,但不深究的這件事,作者則是給了一旦深究愛情,就無法不談及「性」這句話。使我想到了故事中,主角與女主角的一段對話:

「你喜歡我?」
「對。」
「可是你還不了解我。」
「對。」
「你想上我?」
「對啊,妳怎麼知道?」
「你還沒問我臉上的刀疤怎麼來的。」
「那重要嗎?」

            由這段對話就可以了解,談到愛就不能避免談到性。至於為什麼?或許只能將原因推就到兩性心理學上。

            在專訪中也可以看出作者其實除了在文學外,對許多知識都有不淺的了解,也難怪他能夠因此寫出這類讓人嘆為觀止,且不得不稱他為「鬼才」的文學。

專訪文章:賀景濱:不要拒絕和科學對話寫完這一部,我已經夠本了——賀景濱談《去年在阿魯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