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文學30年菁英選/小說30家】陳玉慧《海神家族》

雖然是透過節錄和一些網上的資料來看這名作家,資料上不充實也不齊全,但還是把這些讀後感寫下來了。

以下算是個人的淺見,純屬心得。




關於《海神家族》節錄

                能看見作者對歷史研究上的用心,也很讚嘆作者能把故事敘述得栩栩如生,好比自己曾訪問過那名虛構的三和綾子。在查閱過作者對此作品的自述後,感覺此作即是作者的「療癒用」小說,將部分自我滲透進小說中,使故事劇情更加性感化,也透過劇情時常告訴讀者在過往歷史中,女性常扮演何種角色。
               
                劇情進展幾乎感受到被壓抑著的情感,如亞洲民族的習慣與特性:壓抑、沉默。從三和綾子的敘述中透露出自己不得家人的愛,與追尋愛的一種旅程,也講出了大戰時的人民有如球桌上的撞球,只能被動的推撞,無法左右自己的命運。且因為當時戰爭、人際、打聽丈夫下落等原因,導致自己也疏忽了對孩子「正確」的關愛。於是「冷漠的親情」就像傳承似地一代傳一代,且始終讓「下一代」無法理解。讓我想起在《大法官》中父子爭吵的片段:劇中的父親並不是要對自己的兒子差,只是不知該如何講出自己對兒子的愛與關懷。
             
                我想,這大概是每個世代都會有的通病:父母忙著給小孩現實或物質上的需求,但小孩要的其實是在「情感」上的回應。
               
                故事中不僅與歷史相連結,也讓民間信仰融入這個故事中。或許因為節錄是在整篇故事前段的關係,所以信仰這塊在故事中並不是占很大的一塊,但確實能感受到信仰漸漸滲透進主角的心中。在幫婆婆辦喪事的事件中,更能看得出對民間信仰的重視及依賴。但諷刺的是大多人都如現實主義者,只看重眼前的現在,所以作者才寫出
他們在鞭炮聲中為她婆婆送葬,看起來正像在慶祝一場戰爭的結束
               
                劇情結構上不算良好。一段一段的描寫感覺像在編寫劇本,而不是撰寫小說。沒有如經典劇情那樣高潮迭起的寫作技法,只在平穩的敘述中加上少許起伏,使讀者的閱讀節奏僅止於「慢」與「偏快的慢」,看久了其實稍嫌單調。一直在故事中重複著「得」與「失」,也易使劇情沉悶。
               
                在三和綾子的故事中,作者偏重在主角與平輩互動敘述,也可能是自己從小感受不到父母愛的影射。但在少數的與長輩互動的劇情中,主角發覺自己其實是「被愛的那一方」,會讓人聯想到在家庭故事中常被敘述的:父母總是無法讓孩子感受到愛。
               
                對我來說,看這個節錄頗像在看《雲端情人》(Her) 和《大法官》(The Judge) 這兩部電影。


從作者的自述看《海神家族》

                  看了心靈歸返:陳玉慧 (Jade Y. Chen) at TEDxTaipei 2012後,與其說作者講述的是自己在寫這本成名作的心路歷程,倒不如說作者其實是一次又一次地向大眾揭露自己內心最深處的傷疤。聽著作者每一次的哽噎道出自己的回憶,感覺這本作品其實只是他填補內心空洞的傷藥,但在不小心成名後,被迫重複示範著怎麼受傷及怎麼貼上這藥膏的過程。
             
             不過能得知作者最主要想在作品中表達的是「親情」這塊領域。畢竟父母如何傳達對孩子的愛,與孩子如何了解到父母對自己的愛,這都是在每個人經過「真正的成長」過後才會了解的,作者或許最想說的,大概是「要孩子知道,自己父母很愛孩子」的這件事吧!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