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自己所聽見的,漸漸地由小轉大,漸漸地開始變得喧鬧混亂。
街道的吵雜聲,建築的崩塌聲,人們的尖叫聲,雙腳的奔走聲⋯⋯眼下呈現出一個紊亂的場面,她卻只是直直地正視著自己的前方。
似乎沒有害怕、沒有膽怯。冷漠,就像是自己沒有身處在其中似地。對這紛亂的時刻,冷淡到連自己都開始懷疑,自己是否還身處於此。

繼續閲讀

【百芍之花】with 瑪卡洛妮

終於將旅途中備受勞累的寶可夢們給送到了寶可夢中心,洛克斯與瑪卡洛妮兩人在一旁等待著寶可夢的治療,隨後發現了咎伊,看起來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那個……咎伊先生,怎麼了嗎?有沒有瑪卡洛妮可以幫忙的地方呢?」看咎伊煩惱的樣子,瑪卡洛妮問道,試圖想幫忙做些什麼。

而聽到瑪卡洛妮詢問的咎伊也則先是嘆了口氣,隨後才說起了最近自己正擔心一隻常試圖攻擊大家的利歐路,但比起為何如此暴躁,咎伊更擔心的是他日漸消瘦的樣子。

繼續閲讀

【悠里香主線】相互依存

循著記憶中,文件上所寫的那個號碼,使她順利地在機關中的病房區內,找到標有「佐藤拓也」這幾個字樣的門。

輕輕地推開了門,悠里香悄悄地溜進房內。放眼望去,裡面除了一些基本的家具,與一位雙眼纏著繃帶的男子坐在床上之外,就再也看見其他多餘的擺設。才正想好奇地走上前去看看,不料男性在這時轉頭,且正巧對上她所在的這個方向:「你是誰?」

嗚哇……悠里香內心暗叫不好。他怎麼知道自己在這裡?是剛才……還是一開始就知道?雖然有無數個疑問,但她試圖不說出任何話,裝作自己應當出現在這的隨意走動。

繼續閲讀

【悠里香主線】病症

與那位名叫「夏生」的學弟道別後,悠里香伸手招了台計程車,並告知司機她接下來該去的地方。在坐上車後不久,窗外就飄下了綿綿細雨,而正巧符合現在偏冷的季節。她一手撐頭盯著窗外那被雨水模糊的世界,然後重重地吐出鼻息。

「下次可以找芦菜學姊一起去玩嗎?」對方的邀約還被自己深深記著,而這是她第一次被除了戀人以外的人提出邀約。雖然她當下十分想答應,可這答應……不能是今天。

看著周邊的街景,與記憶中目的地那處的景色越來越相符,這讓她突然感到有些緊張,但她故作鎮定,只管讓自己不去多設想……直到車子停在了一棟白色高樓前。

下了車,她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邁開步伐,就這樣背著書包進入了建築中。

繼續閲讀

【悠里香主線】序-離別前

自悠里香有記憶以來,自己就是在這個空間度過的。

沒有過多的傢俱、沒有過多的聲音,老舊的牆面與簡易的形成了這個不大不小的空間。這裡沒有新的物品、沒有新的玩具,就連自己的這身制服——也是別人不要的東西。

連她自己,也是別人不要的,東西。

對於在哪裡出生,已沒有記憶;在哪裡能找到父母,也沒有記憶。她的世界,就僅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裡,成長、茁壯;像是在牆縫的生長的小草,緊依著結實的牆,苟且偷生。

窩在這不大不小的空間裡,她閉眼傾聽。傾聽這房間的一切,「傾聽」在這裡擁有的回憶。

突然,門被打了開來!只見兩三個孩子躡手躡腳地闖進來這個空間,也同時將這沈浸在自己世界的女孩,給拉回現實。

「悠里香姐姐!你還沒說故事!」孩子們用著天真無邪地口吻,向她說道。隨後突然地,都想緊緊擁抱她,「姐姐以後還會繼續陪我們玩嗎?拜託⋯⋯」 孩子們懇求的聲音此起彼落,而這些期待著的小小聲音,如水滴滴落水面時所產生的漣漪,聲音越來越大、越來越大;聚集在此地的孩子也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自從悠里香姐姐不太常出現之後,都會發生很奇怪的事⋯⋯」一個孩童以害怕的口吻對悠里香說,「像是⋯⋯像是我的娃娃⋯⋯嗚⋯⋯」

「對啊!姐姐不在的時候,這裡好像都會出現妖怪!」話題一啟,聚集在這裡的孩子們紛紛說起自己碰上的怪異現象。

有的是娃娃遭到破壞,有的是時常發生狀況,有的是不小心就受了傷——大家說著說著,最後全都看向了位在他們中心的那位女孩。

「悠里香姐姐——不要走嘛!」孩子們異口同聲地說著,且似乎有些哽咽。

看著大家難過與害怕的神情,不禁令悠里香露出愛憐的樣子。她垂下眼,且緊緊摟住離自己最近的一位孩子——似乎像極了聖母雕像中擁抱自己孩子的模樣。

「姐姐不會走的喔!還會繼續來找你們的!」她說著,且眼角泛淚,像是十分珍惜大家的如此說道。



只要⋯⋯大家還願意,把全部的焦點都放在我身上的話——



如此心想。悠里香緩緩地睜開自己那如粉紅碧璽般的眸子,然後悄悄地⋯⋯勾起了嘴角。

繼續閲讀

【悠里香主線】序 -渴望

待自己真正清醒時,才真正了解到「自己已經拋棄對方」的這個事實。



她記得他們在她身上麻藥退去之後,大吵了一架。她向對方哭著表示自己想要的,並不是這樣的發展──她可以為他付出一切,但不該是這個樣子。

「妳不過就是大家所謂的『惡魔』吧?」她不禁憶起那時,被激怒的對方冷笑道出這些話。眼神裡不再有那所謂的「在意」,只有刺耳的言語,聽得她心寒,「還要求我一定要先詢問妳?拜託,妳以為我因為妳,放棄了多少其他人對我的好評價?」

先前的美好回憶與提分手那天的夢靨,在她腦中不斷交錯閃過。她明明記得,對方先前是如此地呵護著、注目著她,可怎麼經過一個夜晚,就全都變了調?

回想起那晚,她從先前的昏厥中醒來,模糊地視線只看見對方裸露的胸膛,與貌似拿著攝影器材的手,隨後在下一刻,她才感覺到情況似乎不太對。自己的軀體就這樣,毫無遮掩地呈現在戀人與錄影機的面前,而對方正帶著微笑,以自己炙熱的體溫貼上她近乎冰冷的身,試圖用更多來溫暖她的一切。

腦中瞬間將這一切快轉!然後頓在自己的口被對方性器抵住的那一幕,這使她驚愕地摀住自己的嘴,試圖告訴自己不該再為此作嘔。之後剩下的事,她除了還記得自己沒被「真正侵犯」之外,記不得更多。

哭喊著什麼,與爭吵著什麼,幾乎都只剩下零碎的記憶……唯一還能知道的,就是每當自己回憶起這件事時,淚水都會不自禁地浸濕自己的眼眶。

「自己與孤兒院教師交往」的這件事在與對方分手之後,迅速地被傳開來。當對方說得頭頭是道,且每次都說出更加完整,相較之下與其更加偏離的版本時,都只是在不斷試圖向大家證實,自己的確是「惡魔」的這件傳聞。



不過就是因為自己的雙眼──



每當自己想到這,她就感到一陣空虛襲上自己心頭。對於對方的感覺雖稱不上恨,但更無法觸及到愛。那種複雜感令她陷入極度恐慌,她不禁渴望起有人能來去除她心中現在的感覺──內心的空洞感,如同烈火一般地試圖想要攀爬上自己的身軀──就像處刑,處處啃咬、撕裂自己那原本就不怎麼「完整」的自己。

「芦菜……我進來囉……嗯?」

突然傳來的一個溫柔嗓音,就像是救贖──她奮不顧身地擁抱上那個才剛推開門的「另一人」,然後將淚水渲染上對方的肩。接著在對方打算伸手,撫摸上她的頭時,她竟早一步將自己的雙手環上對方的脖頸,隨後就像渴望氧氣一般地,以唇附上對方的嘴。



她渴望被「拯救」,無論是誰都好。



舌在糾纏一陣之後,才因理智的回歸強迫分離。對方驚訝的神情與她難過的模樣呈現極度對比,她一面抽泣,一面想再次親吻上對方。而接下來的一陣過程,就像是情緒感染:兩人的身軀在此刻,便再也離不開對方。她像是懇求著什麼地張口輕咬上對方的喉頸,而對方的雙手試圖伸入她的衣內撫摸,然後他們再度接吻……直到對方解開她身後扣環的那一剎那,她才下意識地用力掙脫對方的懷抱。



剩下的,她什麼都不記得了。只記得自己一直哭著,對方則一直溫柔待在自己身旁,試圖填滿她內心空虛的那個景象──

繼續閲讀

【悠里香主線】序 -愛戀

她極度喜愛,自己一舉一動,都成為戀人所見焦點的那一刻。


雖無法如雜誌模特那樣的撫媚,可對於自己穿著的,那身輕薄、連身白短裙,那樣所散發出的魅力,對戀人還是多少有點效用的,對吧?


因微笑而些微瞇起的桃紅雙眸,在這時看起來,特別吸引人目光;也只有在這時,她才慶幸自己擁有這樣的「不幸」。


讓自己平時綁著的棕髮散落,長度恰巧至自己背部,而那自然捲的程度,正好是眾人都會喜愛的模樣。


自己那不算是十分白皙的肌膚在白裙的陪襯下顯得更加誘人。她半趴在床上,光是不說話的微笑,都能讓對方的目光朝向自己。


試著將自己的柔順髮絲撥向自己的唇邊。她一向都知道,只要是身為「男人」,都會愛上這一套。看著戀人已經無暇顧及其他,她嘴角不禁再度上揚——她喜愛這個瞬間,當戀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時,就是自己最有成就感的那一刻。


慵懶模樣如貓,她故作神秘地輕瞟一眼對方——那著迷的神情顯露無遺——這對自己來說,毫無疑問地,就是一個挑逗成功的表示。


她再次對著戀人輕柔地笑,然後不意外地,感受到對方手掌傳來的溫度。於是她將自己的手覆蓋上,然後帶著對方,去輕觸自己的雙唇,甚至是略帶惡意地,伸舌去舔吻對方的指尖。


看著戀人的恍惚神情,她不禁微微瞇起自己的眸,嘴角勾起一個得逞的笑。


她極度喜愛這一刻,因為自己的一舉一動,在這時,都將成為戀人的焦點——

繼續閲讀

【芥川虎主線】秋生之虎

他一直希望,能夠在有一天,踏出這間屋子,出外體驗各式各樣的事物。
雖然已是即將就讀高中的歲數,可男孩依舊散發著孩童般地氣息。他坐在一個日式古屋的延伸長廊上晃動雙腳,細緻的白皙肌膚在日光的照耀下顯得過於光亮,連白色的短翹髮都因此閃耀,極度凸顯了這男孩的存在。

如此與眾不同的外貌,可在家族裡,沒有一個人因此排斥,反而視為吉祥之物,溫柔的呵護他一路成長。

繼續閲讀

★個人資料

Zaks

Author:Zaks
寫手
參與一些圖文手交流的企劃
也多少會寫一些同人創作

★ 最新日誌
★ 日誌類別
★ 日誌月份
★ 交流對談
★ 追蹤
★ 足跡腳印
★ 目前觀看
★ 電腦搜尋
★ 目前線上
★ 電腦連結
★ 開啟通訊機

和此人成爲部落格好友